《我有一座恐怖屋》全文閱讀

作者:我會修空調  我有一座恐怖屋最新章節  我有一座恐怖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我有一座恐怖屋最新章節第949章 紅衣社團的團建活動(20-02-23)      第948章 心情不好的時候就去別人家的樂園參觀吧(20-02-23)      第947章 殺死我的人(20-02-23)     

第901章 兇神


  陳歌沒有可刻意壓低自己的聲音,周圍的人都聽到了他剛才說的那句話,只是大家反應各不相同。
  “紅衣之上?形影不離?”
  當這幾個字在無頭女鬼耳邊出現時,她終于松了口氣,疲憊如潮水涌入身體,傷痕累累的她坐倒在陳歌身后,紅色外衣變得虛幻了許多。
  正在跟蒙眼男人交戰的張炬和朱龍也聽到了陳歌的聲音,但兩人只是苦笑著對視一眼,并沒有把陳歌的話放在心上。
  守在老校長左右的櫻紅則是翻了個白眼,嘴里小聲嘀咕:“又來?撒謊也要有個底線,半真半假才會有人相信,吹這么大?等會怎么圓?”
  “紅衣之上不可能出現嗎?”老校長對陳歌有種莫名的信任,可能是因為他見過陳歌的父母,知道某些隱秘。
  “畫家,常雯雨,還有那個從血色城市進來的男人,他們之所以圍繞著門搏殺,就是想要借助那扇會自己移動的門,成為紅衣之上的存在。連他們三個都還沒邁出那一步,你覺得會有人相信陳歌說的話嗎?”櫻紅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這蹩腳的謊言太容易被戳穿了!
  “是嗎?”
  蒙眼男人和變為灰霧的林思思都沒有把陳歌的話放在心上,他們對畫家已經到了盲從的地步,畫家覺得陳歌沒有問題那就是沒有問題。
  “裝瘋賣傻,拖延時間,你只剩下這些手段了嗎?”蒙眼男人右眼之中映照出了陳歌的身影,蒙眼的黑布消失不見:“讓我來看看臨死前的樣子!
  紅衣使用自己的特殊能力需要付出一定的代價,能力越強,帶價就越大,這也是蒙眼男人一開始沒有對陳歌使用自己能力的原因之一。
  如果對方身上有頂級紅衣存在,自己的能力不一定有效,會浪費一次使用的機會。
  若是對方身上沒有紅衣,用特殊能力來殺死一個普通人,又實在是太浪費了。
  蒙眼男人左眼中的陳歌人影慢慢發生變化,身體沒有衰老,而是出現一道道傷痕。
  “意外橫死?不得終老?你和厲鬼糾纏太深,這樣的死法也算正!泵裳勰腥搜壑嘘惛枭砩蟼圻在增加,他左眼里的血海慢慢變得平靜,海面似乎在下降。
  蒙眼男人使用自己能力,右眼看到目標死亡時的樣子,但會消耗左眼當中積蓄的血海。
  “遍體鱗傷,惡鬼纏身,詛咒不斷,你一個活人為何還不死?”
  左眼中的血海飛速下降,就算是一位普通的紅衣此時應該也能看出個大概,但他就是看不出陳歌死亡時的樣子。
  朱龍和張炬明顯感到壓力小了很多,蒙眼男人似乎被什么東西牽制,實力不斷下滑。
  這么好的機會他倆怎么可能會放過,全力出手,蒙眼男人第一次受了傷。
  身上的傷痛蒙眼男人并不在意,他在乎的是自己的雙眼。
  左眼里的血色海面不斷下降,右眼之中陳歌的身影越來越清晰,他滿身是傷,受盡了詛咒和折磨,僅僅只剩下一口氣,但他就是沒有死。
  “不可能!”
  左眼里傳出一股吸力,似乎要把自己的身體吸入其中,右眼傳來刺痛,那種疼直接作用于靈魂,讓人抓狂。
  “你為什么還不死?”
  在蒙眼男人左眼當中的血?煲煽輹r,他右眼當中陳歌的身影終于再次出現變化。
  滿身是傷的陳歌好像沒有感情的人偶,緩緩抬起了頭,隨著他的頭一起抬起的,還有他的影子。
  那道影子發出慘叫和哀嚎,然后在血海中消散,一道新的影子出現在陳歌身后。
  紅衣如血,蒼白的手環在陳歌肩膀上,黑發如同瀑布般滑落,露出了小半張美到窒息的臉。
  艷紅的嘴唇緩緩張開,女人似乎在陳歌耳邊說著什么。
  她的聲音越來越清晰,蒙眼男人左眼當中的血海開始枯竭,最后一滴血液消失不見,那股吸力卻沒有減弱,仍舊在從蒙眼男人的身體當中榨取鮮血。
  “那是什么?!”
  “啪!”
  男人的左眼向下凹陷,半邊臉頰變得干癟,他的左眼不斷蠶食他的身體,像一頭永遠無法喂飽的野獸。
  慘叫一聲,蒙眼男人親手挖出了自己的左眼,與此同時,他右眼當中的所有人影全部消失不見。
  “他的影子里為什么會有一男一女兩個不同的人!那么多次致命的傷勢和詛咒,他為什么沒有死?!”蒙眼男人飛速后退,他想要去提醒畫家,但是被張炬和朱龍死死攔住。
  風水輪流轉,現在到了蒙眼男人垂死掙扎的時候。
  蒙眼男人對陳歌使用自己能力的時候,陳歌也在小心防備,他使用陰瞳看到了蒙眼男人眸子里的自己。
  “那真的是我嗎?”
  陳歌從畫家構筑的東西校區離開時,曾在圖書館的鏡子里看見過類似的場景,他不知道這預示著什么,只是覺得這可能是某種提示。
  “難道門后鏡子里照出的我都是那個樣子嗎?沒有感情,宛如木偶一般?”
  蒼白的臉看不到任何血色,陳歌體溫很低,他觸摸自己的身體,只能感到一陣冰寒。
  “為什么張雅這次醒來,我會感到如此的冷,難道是因為她還沒有辦法控制自己?”
  血霧在皮膚上凝結,心底的聲音引導著他,陳歌用最后的力氣仰頭看去。
  三位頂級紅衣的廝殺已經到了最后關頭,操控血霧的病號服大半身體消失不見,他以自己的身體為代價從那座紅色的城里竊取出了漫天的血霧。
  畫家第三次使用過自己的特殊能力后,變得極為虛弱,他拼盡全力攻擊常雯雨和門連接的地方。
  此時此刻,常雯雨背后的三頭惡鬼圖案完全烙印在了門板上,她的身體和通靈鬼校的門以惡鬼圖案為橋梁連接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個非常詭異的整體。
  滿是裂痕的門快要崩碎,面對畫家和病號服的聯手,常雯雨知道自己毫無勝算,但這個女人并未慌亂,她眼中的癲狂燃燒到了極致。
  “嘭!”
  最后一絲血色褪去,常雯雨的身體如同被砸碎的鏡面,失去了血色的白衣從空中飄落,記憶的碎屑四處飛濺,她放棄一切為自己換來了一個機會。
  “這扇門不應該存在!”
  常雯雨的聲音從門中傳出,那三頭惡鬼臉上的眼珠一顆顆碎開,最后只剩下中間那張臉的左眼沒有炸裂。
  “我把推門人的左眼放在了自己的眼眶里,那你們猜我將自己的左眼藏在了哪里?”三頭惡鬼面露猙獰,那樣子和發瘋的常雯雨竟有幾分相似。
  畫家和病號服的攻擊全部落在了門板上,再加上常雯雨從內部的破壞,通靈鬼校的這扇門終于承受不住了。
  碎裂的聲音在鬼校每一位學生耳邊響起,就仿佛是心弦斷裂,離岸的船被大浪沖垮。
  一道裂痕從門板下方一直開裂到了門頭,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望向天空。
  碎片脫落,就在這扇門將要四分五裂的時候,一只蒼白的手從門后伸出,按在了門上。
  黑發如同狂潮,沒有任何征兆從鬼校八方涌入,仿佛一朵黑色的彼岸花要將整座鬼校包裹起來。
  發絲垂落,她蒼白的皮膚和那黑紅色的血衣形成鮮明反差,一個個痛苦的靈魂如同被囚禁的魚兒般在她的血衣上哀嚎,仔細看的話,甚至能夠發現,那每一個哀嚎的靈魂全都是紅衣!
  “她是誰?”
  “她殺了多少紅衣?”
  “她的氣息忽強忽弱,但是已經超出了紅衣的極限!”
  畫家和藏在血霧里的病號服都沒有動手,他們想到了一個可能。
  人群當中的陳歌也凝望著門邊的血衣女人,他久久無法移開視線,腦中不知為何突然閃過高醫生臨死前曾說過的話。
  “如果說善對應著惡,美對應著丑,真對應著假,那和人相對的究竟是什么?”
  “這個問題沒有答案,有的人說是鬼?還有的人說是神!”
  

snaptime:2020-02-24 18:40:24  .exectime:0.145


内蒙古11选5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