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絕品仙醫》全文閱讀

作者:MP3  都市絕品仙醫最新章節  都市絕品仙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都市絕品仙醫最新章節第2671章 歡迎之至(20-02-28)      第2670章 眾仙齊聚(20-02-28)      第2669章 星耀石(20-02-28)     

第2588章 弟子已有仙侶

不過,即便無影仙皇逃掉,但其麾下的仙皇境強者已盡數被滅,且數十名最出色的年輕弟子也隕落于方白之手,這對無影宗來說,是近乎毀滅性的打擊。
  就算今后無影仙皇振臂一呼,依然能聚集起數萬弟子,重建宗門,但想要再度輝煌,卻是沒有可能了。
  方白滅掉無影宗的計劃雖然不太完美,但基本上算是達成了。
  觀戰的無影宗數萬名弟子,看到自家宗主遁逃,哪里還敢停留?
  在方白目光掃視下,他們踏著祥云、駕馭仙器,化作一道道流光,四散潰逃,生恐晚上一步,便要沒命。
  今日這一戰,數萬無影宗弟子親眼目睹高層隕落、宗主遁逃,數十萬年來樹立的宗門不可戰勝的信心,也轟然崩塌,令他們永生難忘。
  方白知道飛鴻仙帝很快便會現身此地,因此也沒有在原地多做停留,左腳在地面輕頓一下,生出一團祥云,托著他向遠方天際飛去。
  果然,方白離開后不過百息,無影宗上方的一片虛空突然劇烈波動起來,接著一道黑漆漆的空間裂縫出現,飛鴻仙帝的身形出現。
  “區區一個仙皇境中階修為的仙人,居然能毀掉整個無影宗、令仙皇境巔峰的無影仙皇狼狽逃走……嗯,雖然有些不可思議,但無影仙皇,不至于騙我……”
  飛鴻仙帝俯視下方被摧毀的無影宗仙殿,以及地面跌落的眾多尸骸,眉頭微皺,神幅迅速向四方幅散開去。
  他神識一動,便能探查方圓萬里,只可惜這個時候的方白,已在萬里之外,脫離了他神識探查的范圍。
  之前無影仙皇捏碎飛鴻仙帝送給他的保命玉牌,遁入空間裂縫,下一刻便出現在了飛鴻仙帝所在的飛鴻峰。
  無影宗一向唯飛鴻峰馬首是瞻,一直受到飛鴻峰的庇護,因此在得悉無影宗被毀之后,飛鴻仙帝立即撕裂虛空,趕到無影宗,想要替無影仙皇抓住“兇手”。
  然而,他雖然能夠橫渡無盡虛空,但終究還是來晚了一步,未能發現“兇手”蹤影。
  查探片刻后,飛鴻仙帝一無所獲,臉上一片陰翳之色。
  他輕哼一聲,伸手再次撕裂虛空,遁入無盡空間。
  …………
  方白離開無影宗后,便恢復了真容,徑直前往仙弓殿,去尋找憐月仙子石小憐。
  前些日子,劍峽歷練結束后,憐月仙子得到方白傳音,知道他很快便會來尋自己,因此返回仙弓殿后,便一直神不守舍,翹首期盼著方白的到來。
  “憐月,你最近怎么了?自劍峽返回宗門之后,便靜不下心修煉……”
  憫月仙子發現這個弟子的異常后,忍不住詢問道。
  憐月仙子是數萬年來,仙弓殿唯一感悟到劍峽內大帝劍意的弟子,因此包括紫弓仙皇在內的仙弓殿高層,對她都倍加重視,希望身為師尊的憫月仙子能夠好好栽培她,使她在仙道之上,有更大作為。
  憫月仙子在教導憐月仙子一事上,自然是不余遺力,可她發現自從劍峽歷練結束后,自己這個弟子便不在狀態了,無論聆聽自己講解仙法秘術還是她自身修煉,都容易分心走神。
  這讓憫月仙子心中不免感到奇怪。
  身為女仙,憫月仙子的心思是很細膩的,她以一個“過來人”的眼光,仔細觀察了憐月仙子一陣,終于得出結論:自己這個弟子的春心動了。
  “?我沒什么!我……我會好好修煉的……”
  對于師尊的詢問,憐月仙子隨口敷衍道。
  關于方白之事,憐月仙子覺得應該守口如瓶,除非等到方白前來仙弓殿尋找自己,授意自己說出。
  憫月仙子輕笑一聲,拿起她的一只手,在手掌上輕輕拍了拍,道:“是不是看到其他的師姐師妹都有了仙侶,你也動了這方面的心思?”
  “我……”
  憐月仙子還以為師尊知道了自己和方白之事,不由有些慌張,急忙掩飾道:“不是的……我沒有……”
  憫月仙子還以為她是害羞,笑呵呵的道:“沒事。你如果有這個心思,師尊可以替你物色一個合適的仙侶……唔,咱們仙弓殿,便有不少出色的男弟子,倒是和你挺般配……”
  說到這里想了想,道:“你看元一仙王怎么樣?玉柳仙王也可以的……”
  “不……不……我不要……”
  憐月仙子小臉漲得通紅,大搖其頭。
  在她眼里,仙弓殿的元一仙王、玉柳仙王這些師兄們雖然出色,但又如何能和方白相提并論?
  雖說仙界中的許多男仙女仙,每隔一段時間便會更換一位仙侶,但她卻從未生出過這種想法。
  憫月仙子正色道:“仙界之中,無論男仙女仙,都會選擇合適自己的仙侶,一來可以排遣清修的寂寞,二來對雙方修煉均有助益休,何樂而不為?你是時候考慮一下了……”
  憐月仙子輕咬嘴唇,只是搖頭。
  憫月仙子道:“怎么?你莫非看不上仙弓殿的師兄們?好吧,你若有中意的其他仙宗弟子,也可以告訴我,我來替牽線搭橋。反正仙界各大宗門,聯姻之事也不是沒有……”
  憐月仙子聽她愈扯愈遠,不由急了,跺腳道:“師尊,弟子已經有了……有了仙侶……”
  憫月仙子話到半途停住,嘴巴微張,詫異的看著憐月仙子,道:“你已有了仙侶?怎么沒聽你提起過?”
  頓了頓,又道:“你那仙侶是何時結交?他是哪個仙宗的男弟子?”
  她還以為憐月仙子的仙侶,是此前外出歷練時結識的,或許是羞澀的緣故,從未聽她在自己面前說起。
  在她眼里,自己這個弟子是如此的出色,不知哪個仙宗的男弟子,能夠配得上她!
  假如對方的資質天賦和自己這個弟子差距甚大,那么憫月仙子說不得會狠心將他們拆散,以免阻滯自己這個弟子的修煉之路。
  憐月仙子有些頭痛。
  按照她的本意,是不愿透露方白的任何消息的,但若不和師尊交個底,恐怕她會在這件事情上繼續嘮叨下去。
  

snaptime:2020-02-29 17:44:13  .exectime:0.114


内蒙古11选5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