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都市狂仙》全文閱讀

作者:夢中筆丶  重生之都市狂仙最新章節  重生之都市狂仙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都市狂仙最新章節第3098章 這便是合境(20-02-28)      第3097章 合境(20-02-28)      第3096章 大道神通(20-02-28)     

第2973章 相遇


  “吼!”
  在秦軒肩膀上,早已經醒來的貪吃貨發出一聲低吼,似乎打破了這寂靜。
  秦軒側目,輕輕一笑,“你父親走丟了,去找他吧!”
  貪吃貨低吼一聲,從秦軒的肩膀爬起,佇立著,眺望著滿地的尸骨。
  秦軒背后,亂界翼緩緩展開,他望著這眾多尸骨,微微震翼,向匙玉指引的方向而行。
  無歸禁區,無人來過,秦軒連身至何處也并不知曉。
  近乎是半天時間,秦軒仍舊在這骨海之上。
  秦軒的目光,愈加凝重。
  仙界七大禁地,枯骨成林,是因為大劫存在。
  神界之中,竟然也存在這等恐怖的景象,如若地獄修羅。
  究竟是何等大戰,讓億萬神靈,死于非命,枯骨成海。
  “這些枯骨,都是在朝著一個方向,這個方向,恰巧是百王墓所指引之地!”
  秦軒的心中泛起一念,讓他身影止住。
  萬族紀元曾經寂滅,因那女子而亡,難不成,這些枯骨,是萬族紀元的存在不曾?
  那百王墓,百王隕落之地,應該是靠近了王土,萬族紀元,是想要攻伐王土么?亦或者,是被王土的存在所殺。
  是那女子?
  秦軒眼中凝重,他想要入百王墓中,探尋神界的隱秘,但如今,他卻有一種感覺,昔日的隱秘,或許比起他想象之中的,要慘烈的多。
  九祖與其他在第一次大劫時,進入到神界的存在,是否也與這萬族紀元隕落有關?
  就在秦軒沉思之時,一只手掌,無聲無息的靠近秦軒的肩膀。
  那手掌近在咫尺,輕輕拍落。
  下一刻,秦軒的身影,便已經消散。
  這是殘影,秦軒雖然并未察覺到身后有人,卻有一種直覺,讓他閃避。
  不遠處上空,秦軒望著那拍向他的身影。
  “長青!”
  云離收回手掌,噙著微笑,望著天空上的秦軒。
  “你如何尋到我?”
  秦軒眼中有一絲凝重,此女太過深不可測,且詭異非凡,縱然他入第三帝界,也絕對不容輕視。
  昔日女子之言,仍舊在他腦海中烙印。
  帝境,足有九重,誰敢言,王域之中,最高便只有第五帝境的神王,就算是出第六帝境,甚至第七帝境,似乎也并不足以讓他太過意外。
  既然存在,自然會有進入到此境的生靈。
  他如今第三帝界,抗衡神王或許不難,但若是遇到第六帝境,莫說是第六帝境,就算是昔日那無發確認是否在第六帝境的葬古兇王,如今他若是直面,也未必一定能勝。
  畢竟,上一次之戰,是因為葬古兇王受到那失憶女子的影響,露出了極大的破綻。
  秦軒常被世人稱驕狂,但其心中方寸,卻從未曾輕視任何一尊生靈。
  云離收回手掌,滿是驚喜道:“我被風暴卷入了此地,按照匙玉的指引,發現了你!”
  “作為一同進入到王域的生靈,你看到我,似乎并不喜悅!”
  秦軒凝望著云離,他眉宇淡漠,“我與你……”
  “不熟!”
  淡漠話語,如若將云離推開萬里之外。
  不過云離卻絲毫不曾在乎,笑嘻嘻道:“我知道,不過一同進入百王墓,早晚會熟悉的!”
  “莫要靠我太近!”秦軒警告了一聲,隨后,轉身震翼,向匙玉指引的方向而去。
  時空神則,隱隱匯聚在秦軒的亂界翼之中,雙翼起伏,便是橫空千里。
  其速度,比起初入神土時,何止快了百倍。
  他在疾行,想要甩開云離。
  云離對于他而言,并非是同行之人,即便是云離對他多次示好。
  玄神王于他有交際,是因為辰祖,翼魔王,是因為貪吃貨,可此女,卻無緣由接近于他,反而讓秦軒心中升起一抹警惕。
  別忘記,對于他而言,整個神界的生靈,上到神王,下至婦孺,皆為敵。
  “長青,你干嘛跑得這么快!”
  “我都快追不上你了!”
  忽然,秦軒的耳邊,傳來聲音,讓秦軒的瞳孔微凝。
  天地從秦軒的身遭退去,秦軒側目,卻看到云離腳踏狂風,與他并肩。
  秦軒眉頭微微一皺,體內,長生破劫卷運轉,燦金帝力,入亂界翼中,整個亂界翼之上,都泛起了一層金輝。
  秦軒之速,在這一刻,驟然暴增了一倍。
  云離望著秦軒的身影,薄唇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下一瞬,其身驟然間消失了。
  是消失,連同其一起消失的,包括身遭狂風。
  兩個時辰,近乎在秦軒全力而行,連時空神則都用上的兩個時辰內,天地中,一尊尊神骨愈加強大,甚至有零星的神骨,還蘊藏著一些神力未曾彌散。
  亂界翼緩緩停滯,秦軒落在了一方數丈之高,通體泛著暗銀色光澤的神靈尸骨上。
  他體內的帝力耗費了八成,需要恢復。
  落在這骸骨上,秦軒彈指成陣,盤坐在其中。
  無歸禁區內的天地之力尚且還算是濃厚,比起王域內海亦要濃厚許多,不僅如此,愈加靠近百王墓所在,天地之力便愈加濃郁。
  秦軒猜測,這極有可能是靠近了王土的原因。
  能夠覆滅萬族紀元,能夠做到的,唯有王土,百王墓所在,應該也距離王土頗近。
  就在秦軒眼眸剛剛合攏之時,其一雙眸子,卻赫然開闔,眼中精芒閃爍。
  在他腳下這一尊神骨的前方,云離正在一尊神骨上,靜靜的望著秦軒。
  忽然,那薄唇微微一笑,“長青,好久不見!”
  秦軒凝望著云離,他眼中隱隱有一縷殺機。
  最終,這一縷殺機緩緩散去,同時,他雙眸合攏,恢復體內的帝力。
  一刻鐘后,秦軒從這神骨中醒來。
  云離仍舊在遠處的那骸骨之上,靜靜的望著他,那雙平靜的眸子內,似乎久久都不曾有波瀾。
  “云離!”
  秦軒緩緩開口,讓那云離一怔,如若從失神中醒來。
  “云離在……”云離不由自主的脫口而出,但聲音不大,立即反應過來,露出笑容,“長青,你喚我?”
  “既然甩不開,那便同行吧!”秦軒背后,亂界翼展開。
  旋即,秦軒的身影便消失在原地,向匙玉指印的方向而去。
  云離轉身,望著秦軒的背影,眉頭不留痕跡的一皺,似乎對自己略有不滿。
  隨后,其腳下輕輕一踏,一步,如馭天地之風,承載其身追去。
  “等等我!”
  她揮手大喊,卻眨眼間,追上了那一襲白衣。
  

snaptime:2020-02-29 18:24:24  .exectime:0.111


内蒙古11选5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