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獨尊》全文閱讀

作者:月如火  一世獨尊最新章節  一世獨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一世獨尊最新章節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 一個人一把劍(20-02-26)      第一千五百七十四章 我也有(20-02-26)      第一千五百七十三章 無需再忍(20-02-26)     

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我生天未生

林云之前的計劃很簡單,可也相當冒險。
  見識到這些黑榜新星手中的底牌后,林云很清楚的認識到,以現在的手段還對付不了這么多人。
  尤其是這幫人手中的圣物,各個來頭不!
  他算是清楚,為何在龍脈之境就上了黑榜,如陳凌所言的確都有所依仗。
  單打獨斗,他誰都不懼。
  可若對方一群人一起交戰,怕是半點機會都沒有。
  除了和天玄龜聯手,沒有其他路可以選,要么就當做什么都沒有看到。
  但這也是兵行險招,首先要說服天玄龜合作就不容易,其次即便聯手……也未必能穩勝這四名黑榜新星,鬼知道這幫人還有沒有什么底牌。
  不管如何,眼下這一步是答道。
  聽見姜通等人要將自己大卸八塊,龜殼龜肉都得拆掉,這天玄龜除了與林云合作它也沒得選。
  嘭!
  天玄龜釋放出的磅礴寒意,爆發出極為驚人的力量。
  姜通等人猝不及防之下,根本就來不及多想,只得被迫松開困住天玄龜的禁制。
  “退!”
  幾人大喝一聲,瘋狂退后。
  閻蛟松開雷火圣鞭,在身前揮舞出一道密密麻麻的火網,將撲來的寒意能量盡數擋住。
  即便如此,依舊有小部分的風雪拍打在他身上,那些雪花的力量足以媲美龍脈三重境的巔峰一擊。
  弄得他十分難受,而這僅僅只是幾片雪花罷了。
  無法想象,若是天玄龜將這力量操縱的再熟練些后,會有著何等恐怖的威力。
  其他幾人也都不太好受,臉色皆顯得頗為蒼白。
  大雪席卷而出,最終四散成一道道雪龍卷,在這片區域瘋狂肆掠。
  唰唰唰!
  姜通、常羽、秦粲、閻蛟,四人并肩而立,目光看向前方,一個個臉色都無比難看。
  想想剛才還在嘲笑林云是個傻子,結果下一刻就被打臉,幾人全都被林云給耍了。
  一個個氣的吐血,恨不得當場就活剮了林云。
  如果僅僅只是被打臉也就罷了,關鍵是好不容易制服的天玄龜,又給掙脫了出去!
  “林云,你好大的膽子!”
  姜通怒道:“待會我定要讓你生不如死,我姜通發誓,絕不會輕易讓你去死的!
  “動手吧,別跟這小子廢話了!
  秦粲手握魔刀,冷冷的道:“我和你先聯手擒住他,常兄和閻兄就拜托你們,先拖住這天玄龜了!
  他極為果斷,話音未落就揮出一縷血色刀光,朝著林云斬了過去。
  轟!
  血色刀光在半空中凝聚蠕動,仿佛一團有生命的血團,化成無臉的惡鬼朝著林云撲去。
  林云出手,凝聚出至尊龍印,而后調動紫金龍紋一記拳芒將飛來的刀光轟碎。
  呼哧!
  電光火石間,姜通和秦粲便殺到了天玄龜上,對林云快速出手。
  就這么幾個眨眼的功夫,三人交手數十招,林云沒有拔劍的情況,擋的頗為勉強。
  不一會,神霄劍訣和龍凰滅世劍典,便同時運轉了起來。
  這樣不行!
  林云趕緊傳音道:“龜兄,該出力了!””。
  “我得先休息一下,方才一擊消耗太大,受的傷也太過嚴重。人類你幫我撐一會,你等我半個時辰,本王恢復巔峰后,宰了這群龜孫子!”
  天玄龜說著話,身體便朝著寒水潭快速墜了下去。
  臥槽!
  林云心中忍不住罵了一句,這樣也行?
  “龜兄,水里有毒,你下去不是找死?”林云顧不得許多,趕緊傳音道。
  “無妨,你留在我體內的青龍靈氣,剛好可以抵御這些腐蝕之力,本王也趁此機會,順便煉化掉這團青龍之力,或許還會有些造化。你撐住,等本王半個時辰,半個時辰后,本王無敵!”
  撲通!
  天玄龜顯得急不可耐,快速沉沒在寒水潭中,濺起了高達數百丈的水浪。
  突如其來的一幕,不僅讓準備對付天玄龜的常羽二人愣住了,就連姜通和秦粲也嚇了一跳。
  二人驚疑不定,閃電般朝后退去。
  待水浪平復,空蕩蕩的水面上,只剩下林云站在大雪紛飛的寒水潭中心。
  林云嘴角抽搐了下,這下真把自己玩進去了。
  “怎么回事?”
  “那就先別管天玄龜了,先將這小子宰了,再想辦法對付它!
  姜通說了一句,而后率先朝林云沖殺過去。
  其他幾人點了點頭,也沒有太在意,畢竟只是一個初入龍脈的境界。
  再如何逆天,也無法擋住他們四人。
  能堅持一盞茶的功夫,就算是對得起瑤光弟子這個身份了。
  “鬼血魔刀!”
  “圣火雷鞭!”
  “真龍撞擊!”
  秦粲和姜通近身拖住林云,常羽、閻蛟兩人,則各自祭出圣物在遠處侵襲林云。
  將對付天玄龜的手段,通通按在了林云身上,天穹間的異象一時間變得極為可怕起來。
  終究是求人不如求己!
  “葬花!”
  林云輕喝一聲,葬花出鞘,施展出天三十六劍。
  他將半步天穹的劍意催動極限,凡是朝他落下的殺招都有著極為敏銳的感知,許多時候人還未動,劍就動了起來。
  那種感覺十分玄妙,林云仿佛抓住了什么,可又不明所以。
  鏘!
  葬花回身一挑,像是長了眼睛一般,將雷火鞭彈了出去。
  呼!
  而后不待林云心中有念頭升起來,他的劍劃出一個弧度,茫茫劍勢擋住了從天而落的雷龍。
  “殺!”
  秦粲和姜通,一人出刀,一人出拳,從兩個不同的方向將林云所有氣機同時封死。
  “看你怎么躲!”
  姜通神色猙獰,龍元灌注在荊棘之牙中,那拳芒釋放出無比可怕的血色金光。
  而一旁秦粲則神色冷漠,腳步在水面上邁動間,接連揮出九九八十一刀。
  刀光縱橫交錯,鋪天蓋地,漫天惡鬼,仿佛如千軍萬馬一般沖了過來。
  唰唰唰!
  可二人的身影,在林云眼中卻好像是慢動作一般,天地二字在他周身轉動。
  葬花揮舞間,天地轉動,虛空扭曲,乾坤顛倒!
  鏘鏘鏘鏘!
  就在眨眼之間,揮出一百零八劍,每一劍都擊中了秦粲刀芒中的破綻。
  砰!
  惡鬼刀芒猶如血色煙花般,接連不斷的爆炸,秦粲整個人都看傻了。
  這……怎么可能?
  秦粲眼中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處在四人圍攻之下,還能將他刀法破綻全部抓住。
  這劍道造詣,得強到什么地步?
  “還你一劍!”
  林云嘴角勾起抹笑意,抬手一劍,天與地兩個古字,同時朝秦粲砸了過去。
  一時間,天地重疊,讓秦粲生出無可抵擋之心。
  唰!
  林云毫無征兆一個側身,以極其不可思議的角度,避開了姜通的拳芒。
  恐怖的拳芒,像是惡龍的爪子,貼著林云的面門飛了過去。
  但拳芒剛剛過去的剎那,異變突生,姜通緊握的拳芒張開。那拳套中心的裂紋張開,化成一尊血盆巨口,直接朝著林云腦袋吞了過去。
  這一幕出現的極為突兀,換做常人肯定沒有半點反應,整個腦袋就被咬下去了。
  可林云又避開了!
  他仿佛早就料到對方會有此變化,身體提前朝后仰了下去,后背很快就貼在了水面之上。
  而后翻手在水面上拍了下,身體凌空旋轉,轉動兩次,單膝跪在水面之上。
  人為天,劍為穹,人劍合一!
  這就是天穹劍意?
  “死!”
  不等他踹口氣,常羽手持雷龍古碑,閻蛟手持雷火圣鞭又一次殺來。
  “不準傷我大哥!”
  一尊太古龍猿從天而落,直接以后背,扛住了這一道真龍撞擊和雷火圣鞭。
  啪啪!
  巨響過后,血跡在龍猿后背出現,兩道傷痕極為猙獰。
  “這畜牲,皮還真厚!”
  見圣火雷鞭只留下一道血痕,閻蛟盯著太古龍猿,冷冷的說道。
  “多來幾次就好了!一只魔寵還翻不了天!”
  常羽發絲亂舞,手持雷龍古碑,再次召喚起游弋在天際的雷霆真龍,龍吟四方,數不清的閃電劃破天穹。
  “大哥,我沒事!
  小賊貓沖林云咧嘴笑了笑,露出一排門牙,看上去又賤又二,可莫名的讓人心疼。
  林云驚醒過來,怒火瞬間就爆涌了。
  場間亂戰在起,小賊貓以一敵二,站在林云身后,既是一面肉盾,時不時也能以天魁魔棍對常羽二人造成威脅。
  有他在,林云不用擔心兩大圣物的侵擾,壓力瞬間爆減。
  嗚嗚嗚!
  可當骨笛之音響起后,林云和小賊貓,再度陷入極為兇險的境地。
  “弄死他!”
  姜通和常羽也打出了真火,于水面之上,再度廝殺過去。
  伴隨著時間流逝,林云境界上的差距漸漸顯現出來,他能同時扛住兩大龍脈三重境巔峰圓滿的攻勢。
  全靠劍意和龍凰鼎!
  可時間一長,血氣損耗便漸漸無法支撐了,即便劍道造詣再高。
  面對這種局面,只要沒有真正突破到五品劍意,就始終無法以力破巧,碾壓對手。
  這等驚天大戰之下,寒水潭早已如地面般被打的四五分裂,種種異象讓天穹看上去顯得極為可怕。
  “瑤光弟子,你還有什么手段!”
  姜通雙目通紅,朝著林云怒喝道。
  他身上劍傷不少,鮮血淋淋,在傷到林云的同時,林云的葬花也將他弄得極為狼狽。
  對他而言,簡直就是侮辱!
  其余幾人臉色也頗為難看,四大黑榜新星,同時對付個龍脈一重境的劍客,居然有點被逼到山窮水盡的地步了。
  轟!
  就在林云將要祭出蒼龍日月寶傘之時,遠處,一團銀色的光芒照亮這片天地。
  那團銀色的光芒,一道嬌小的身影,宛若神明般無暇美艷。
  “本帝生來十八歲,一個紀元是一歲。我生天未生,天滅我不滅!”
  銀月臨空,鳳鳴九霄。
  有如鳳吟一般的聲音,在這天地間響徹,一股遠比天玄龜要強大的血脈神威籠罩這方世間。
  姜通等人回頭看去,都被這銀光刺的有些睜不開眼,一個個顯得極為驚悚,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小鳳凰!”
  林云和小賊貓背靠著背,眼中皆露出抹驚喜之色,有點熱淚盈眶。
  

snaptime:2020-02-29 17:27:14  .exectime:0.162


内蒙古11选5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