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裂天》全文閱讀

作者:藍庭  玄武裂天最新章節  玄武裂天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玄武裂天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分庭抗禮(19-03-08)      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19-03-08)      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19-03-08)     

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 一夫當關之地

大長老點點頭,十分認同他的分析和看法,于是問道:"不知你如何以十萬之眾抵擋對方的四十萬大軍,又能堅持多久?"
  虛淵挺了挺腰背,胸有成竹的道:"距天月城三百處,有一座山叫做犬牙山,位于前往天月城的必經之路上……
  犬牙山,果然是地如其名,此山形同張開犬牙,通道只有一條,就在山崖根下,一邊則是百丈深淵,唯有從犬牙嘴下才能通過。
  崖下的通道犬牙交錯,長約三十米,尤為狹窄,一次最多只能容下五人同時通過,一不留神便掉落腳下的百丈深淵,稱得上是險峻無比。
  虛淵帶著十萬仙軍,只用了兩個時辰便趕到了地頭,經過了一番細致的實地堪察之后,才知道什么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險要之地。
  "如此易守難攻之地,拖住敵軍半月應該不成問題!"虛淵站在崖頂之上,信心十足的喃喃道,然后在崖上崖下各自扎下一座營寨。
  如果想要從此通過,就得攻下崖下的營寨,但也同時會遭到來自崖上的攻擊,只是從上面投下的滾木,山石,都會讓下面攻擊的敵軍傷亡慘重,當真是來多少死多少。
  然而,想要殺上崖去,又必須先攻下崖下的營寨。兩座營寨一上一下相互呼應,呈犄角之勢,并且還在沿途的山道上設置了大量障礙和陷阱。
  虛淵已做好了長期固守的準備,在崖上囤積了大量的物資,足夠十萬仙軍一月食用。至于滾木,擂石這些防御之物更是不愁,這犬牙山上取之不盡。
  營寨按照他的要求堅固得如同一座要塞,一切部署安排就序,虛淵便崖上崖下的四處巡查,心中暗嘆,這犬牙山的確是一處易守難攻的險要之地,而當下唯一的弱點,就是這支仙軍的戰力問題。
  這十萬仙軍幾乎都是從天月城,各大家族中臨時調集而來的仙士修者,如此一群組合會有戰力嗎?戰斗一打響,會不會臨陣怯戰,尚未交手已被嚇得兩腿發軟?對于這個問題,虛淵也是心中沒底,倍感忐忑。
  虛淵率十萬仙軍住扎犬牙山的消息,探哨第一時間便傳回了逸風城。這犬牙山在地圖上根本沒有標識出來,直到找來當地人一問,才知道問題嚴重了。
  連陸隨風沒都想到虛淵會被再度重用,他的意圖得明顯,就是想借山阻路,憑著犬牙山的險要地勢,拖住己方挺進天月城的腳步,以待從南華城回師救援的大軍。
  一位仙將進言,必須立即出兵攻打犬牙山,一旦讓其部署完畢,站穩腳根,再想攻取就難了,至少損失會翻倍。
  "屬下愿領軍前往,攻取犬牙山!"這位仙將名叫李輝,一直追隨在虛無顏左右,統領十萬仙軍,深得虛無顏的信任。
  李輝當下主動請纓,虛無顏自是沒有多大意見,陸隨風顯得有些猶豫,以他的識人的眼力,并不認為憑李輝的能力,能攻取由虛淵固守的犬牙山。但看在虛無顏的面上,又不好出言拒絕,沉吟了片刻,才勉強的點點頭道:"這個虛淵善謀,李統領可要多加小心了,如無把握不要強攻,設法智取,我會派兩名金龍衛助你。"
  這個李輝是憑著虛無顏對他的信任,才坐到十萬仙軍統領這個位置,并不是靠著出眾的才能和功勛上位的。陸隨風怕他好大喜功,而置十萬將士的生死而不顧,特意安插兩位金龍衛在他身邊,關健時刻可以阻止他的莽撞行為。
  李輝表面上不動聲色,連連點頭應是,心中卻對陸隨風的叮囑至若惘聞,不以為然,反而對陸隨風安插兩人在身邊感到極度不滿,以至心生厭惡情緒。
  李輝帶著本部十萬仙軍連夜直奔犬牙山而去,陸隨風仍有些不放心,第二天一早,便親率五萬戰騎前往接應。
  從高空俯看下去,犬牙山橫在大道的中央,高有百米,山道崎嶇陡峭,就算無人把守也行走不便。虛淵將營寨扎在崖下通道的盡頭,寨墻足有七八丈之高,是由泥土和木樁混建而成,看上去異常的結實堅固,有著五萬仙軍住守。由于地勢狹窄,一次最多只能集結一萬大軍攻擊。
  而高高崖壁之上,同樣聳立著一座營寨,要想從刀削般的崖壁上攻擊上去,幾乎是件不可能的事。
  兩名金龍衛見狀,也不由暗暗吸氣,立即判斷出這兩座營寨的布局,一上一下,相互呼應。想要攻取的難度比想象中的還要大。
  李輝卻是沒看出什么玄機,觀察看兩座營寨之后,不由嗤笑出聲:"又是分兵住扎,不長腦子的貨,難道云山鎮的教訓還嫌不夠慘么?"
  一位金龍衛搖搖頭道:"李統領,此時非彼時,不能一慨而論。難道你沒發現這兩座營寨的布局,呈犄角之勢……"
  李輝擺擺手道:"本統領看得很清楚,并沒有什么特別之處。據探哨所報,山上總共只有十萬仙軍,如今居然分散于兩座營寨之中,正好給我軍各個擊破的機會。只要能拿下崖下的營寨,再一鼓作氣的攻上山去,便能輕而易的占領這座犬牙山。"
  事情那里會像他說的那么簡單?那金龍衛正色道:"在沒弄清對方虛實之前,萬不可冒然發起進攻。"
  "不錯,應該先派一小隊軍士詳攻一番,以摸清對方的防御情況,再作決定也不遲。"另一位金龍衛也出聲勸阻道。
  這不可,那不行,究竟誰才是大軍統領?李輝不耐的皺皺眉,冷聲道:"多謝兩位提醒,本統領自有分寸。"說完,抬頭看了看天色,已是天光見亮,大軍趕了一夜路,已經是又饑又累,便傳令全軍在山腳就地休整,起灶埋鍋做飯。
  他能被虛無顏重用,自有其道理,絕非無能之輩,話雖說得輕松,心中卻是很清楚,敵守我攻,本身就處于極為不利的勢態,而且犬牙山的地勢又尤為險要,即使最后攻取,也會付出慘烈的代價。
  所以才讓大軍就地修整,飽餐一頓之后,無數軍士橫七豎八的躺滿了一地,呼呼大睡。若換著一般主將,會認為有機可乘,很將經受住誘惑,或許真會領軍出營偷襲。
  不過,虛淵在崖頂之上觀察了一陣,嗤之以鼻,如此幼稚低劣的引蛇出洞之計,簡直難入他的法眼,不屑的撇了撇嘴,然后嚴令全軍嚴守營寨,私自出營者,立斬不赦。
  事實上,營寨中的將士見到山下鋪天蓋地的仙軍,一個個的臉色都泛白,握著兵刃的都在禁不住的簌簌顫抖,那里還有人敢善出營寨。說白了,他們也只不過是一群披上甲盔,被趕鴨上架的的普通仙士修者而已,何曾見過如此大的陣仗,不心惶惶怯戰才是怪事。
  山下呼嚕聲有節奏般的此起彼伏,驚起飛鳥紛紛離林。而山上的營寨內卻是一片寂靜無聲,就如同一座空營,場面顯得尤為的詭異。
  見到山上的敵軍始終不為所動,李輝也毫不在意,似在意料之中,樂得有時間讓大軍恢復體力,養足精神,好一鼓作氣的攻上山去。
  約莫數個時辰之后,也不顧兩名金龍衛的勸阻,李輝立即下令全軍攻擊崖下的營寨。一聲令下,十萬仙軍朝著崖下的營寨呼嘯而去。
  只是崖下的通道狹窄,如此多人一涌而上,顯得擁擠不堪,有些人稍不留神便跌落百丈深淵。能夠攻到營寨前的也只有萬余人,盡管如此,戰況也非常激烈。營寨中的守軍雖眾,卻毫無作戰經驗,戰力更是偏弱。雖然拼命抵擋,一直戰到傍晚,營寨終于被攻破了一個缺口,無數守軍紛紛向崖上的營寨倉惶敗退而去。
  觀戰的李輝見狀,立刻精神大振,連連揮動令旗,號令全軍壓上去奪取營寨。此時的李輝興奮到了極點,臉上的得色顯露無遺,對著兩名金龍衛撇撇嘴道:"如何?不過一個腦殘的主將,一群烏合之眾而,在我大軍一走一過之下,便摧枯拉朽棄寨敗逃。"
  不應該呀?激戰了一天,守軍都抵抗頑強,怎會一下就變得如此不濟了,難道其中有詐?兩名金龍衛的皺頭都深深皺起,陷入沉思。得意忘形的李輝卻沒一點警惕的覺悟,手中令旗再揮,那是號令全軍乘勝追去,殺上崖頂的營寨。
  "不好!讓大軍趕快撤出營寨,否則……"一名金龍衛突然意識到什么?出言阻止道。
  "哼!如此畏首畏尾,疑神疑鬼,這仗就不用打!"李輝冷哼出聲,之前大舉進攻時,就說不可魯莽,如今已攻下崖下營寨,欲要攻上山去全殲敵軍,又橫加阻攔,真不知是何倨心?
  軍令如山,大軍剛攻入崖下營寨,連腳跟都沒站穩,便一盤散沙似的朝山上沖去。殊不知,敗逃的敵軍剛到半山腰,山崖之上突然鼓聲大震,倉惶逃竄的敵軍聞聲,迅速的紛紛向左右兩側躲閃而去。
  

snaptime:2019-10-13 21:58:43  .exectime:0.194


内蒙古11选5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