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驅大騎士》全文閱讀

作者:圈紋  先驅大騎士最新章節  先驅大騎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先驅大騎士最新章節119(19-10-13)      118(19-10-13)      117(19-10-13)     

119


  修斯倒是沒有想到這老頭子還有這種老氣橫秋的想法。
  “如此晚輩多謝前輩不計較剛才事情,那么晚輩便是告辭。”
  修斯說著便是與慕容墜‘交’換了一個眼神就是‘欲’走。
  “不能走。”
  怎想,修斯這步子剛要跨出去只聽得慕容黎竟是大聲喝道。
  此話一出,眾人神情一變,修斯倒是饒有興趣地轉身看了看。
  “難道你還有何事想要與我賜教不成?”
  這賜教二字修斯咬得很重,意思不言而喻。
  慕容黎面‘露’兇‘色’,此刻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看著修斯似是想要將修斯碎尸萬段一般。
  “你把我們慕容家族當成什么了?想來便來想走便走?哪有你想的那般容易。”
  慕容黎冷笑著走了幾步,拉近了與修斯之間的距離卻是轉身看了看慕容闊與慕容唐二人。
  “兩位爺爺,你們雖然是慕容家族的長老輩分人物,但是我爹畢竟還是慕容家族的家主,今日你二人卻是這般不護著我們慕容家族的面子反而這么輕易將這小子給放了,此事傳了出去以后我們慕容家族的面子還往里擱?即便是你們輩分再高也是難以承擔這個責任吧?”
  慕容黎語氣極為不善,神情更是冷笑不已。
  慕容闊與慕容唐一聽慕容黎這話面‘色’也是紛紛一變,隨即便是轉為怒意。
  “哼,既然你招惹了我們,那么今日就別想走出我慕容家族去,要怪只能夠怪你瞎了狗眼。”
  慕容黎此刻與修斯之間的距離拉的更近,眾人但聽得此話不由心頭就是一寒。
  “小心。”
  慕容墜是率先反應過來的人物,然而這話剛一喊出就是只覺眼中銀‘色’光芒一閃。
  “去死吧。”
  而這時候竟是傳來了慕容黎‘陰’沉不已的聲音,此刻的慕容黎王若那幽府萬年邪靈一般很是‘陰’寒邪惡。
  修斯雖然早已察覺不到,但是他卻并沒有想要這慕容黎并沒有吸取兩次教訓竟然還敢對自己動手,可是眼下修斯卻察覺到了此刻慕容黎這突然一擊的力量絕對不是剛才慕容璋的那一擊還有在慕容家族大‘門’前慕容黎那一擊可以比擬上的,想必這‘女’人是使盡了全身的力量才是。
  “哼。”
  修斯心頭寒意一閃,冷哼一聲之間其雙目瞳仁瞬刻之間竟是詭異變化起來。
  “啊”
  修斯這般轉變剛已發生,那慕容闊與慕容唐就是驚呼了一聲,滿臉的難以置信。
  慕容黎這一擊本是自信滿滿,這么近距離的攻擊,即便是對方修為再高只怕在這么短時間之內作出快速閃避的舉動也是不太可能。
  慕容黎的算盤倒是打的沒錯,這么近距離的進攻修斯的確是躲閃不及,畢竟慕容黎的修為遠不及修斯此刻的修為,然而,慕容黎擁有劍宗實力也是不差的,因此這一擊只想愛猶豫電掣一般迅猛而至,目標直指修斯的左‘胸’口之處,早在起初慕容黎對于修斯的丹田之處就是心頭留有‘陰’影,因此,這個時候慕容黎卻是不敢直接進攻修斯的丹田,暗想修斯的丹田之處很是厲害那么總不可能這‘胸’口之處也是那般詭異不成?
  左‘胸’之處乃是一般人體心臟為止,也是極為脆弱的一處,況且慕容黎這一擊不單單是純粹的物理力量上的沖擊,那充盈斗氣的拳頭擊在修斯的‘胸’口之上除了會造成‘胸’口機理上的損傷之外,那股強勁的斗氣力量卻是會極為尖銳般的侵入體內心脈的運作,而這種侵襲卻是難以恢復的,因而輕則心脈俱損身受重傷影響修為,重則立馬心脈紊‘亂’損壞而斃命。
  修斯見來勢洶洶的慕容黎的拳頭攻擊自己左‘胸’口,心頭也是明白這個‘女’人這不是想要教訓自己,只怕是想要了自己的‘性’命,冷哼一聲,雙目就是產生變異,只聽得那慕容闊與慕容唐兩人看著修斯雙目驚呼了一聲,面‘色’紛紛大變。
  “砰。”
  頃刻之間眾人只覺得一股強勁的氣向著四散沖擊而來,紛紛退了一小步,而那似是撞擊之聲也是尾隨而至。
  “不自量力。”
  修斯神情冷漠猶如冷血君王一般,不含有絲毫的感情,雙目此刻詭異不已的雙目更是爆‘射’出來股股寒光。
  如此低沉聲音剛落,但見修斯雙目就是一睜,只見對面那慕容黎這刻遠的以為得手而正想要暢快之際的神情突然之間就是大為變‘色’,猶如冰火兩重天一般。
  “怎么會這樣?”
  慕容黎震驚不已,最終也是驚呼出聲,然而這話剛一出就只覺得身子猛地被一股極為莫名的力量給反震了開去,一時之下慕容黎的身子竟是很是奇怪的失去了完全的自我控制能力,在倒退之刻竟是猛地從身子上方再次出現一股詭異難以察覺的力量將慕容黎的身子想著地面轟擊而下。
  “砰。”
  再次傳來撞擊之聲。
  “啊”
  慕容黎慘叫之聲當下也是隨之而來。
  “修斯,不可。”
  慕容墜見勢不妙,從修斯身上竟是很是駭異的察覺到了一股殺氣,而那殺氣直指對面被修斯完全制止住的慕容黎,當即便是出聲喚道。
  修斯一聽慕容墜此言身子不由就是移動,神情微微一愣,良久才看了看慕容墜而后深‘色’恢復過來,雙目此刻也是正常,只是那雙眼的冷光卻并沒有減少絲毫。
  “今日且饒你一條‘性’命,他日你若再敢心懷這種歹毒之心就休怪我無情,我不在乎你是不是‘女’人,更不在乎你這么一條‘性’命。”
  修斯氣勢陡然之間的轉變竟是頓時震得在場所有人都是大氣都不敢喘息,就是那慕容闊與慕容唐也是一樣,兩人額間竟是略微溢出冷汗心頭也是狂跳起來。
  那慕容璋現在雖然關心自己妹妹的情況,但是被修斯氣勢給壓著沒敢有絲毫的舉動。
  慕容雨煙很是驚異地看了看修斯,雖然從慕容墜哪里聽說了修斯修為根式高深,可是剛才修斯展現的力量就究竟又是什么修煉之術?慕容雨煙心頭尋思之際就是朝著慕容墜投來了詢問的神情。
  然而此刻的慕容墜注意力全都是集中在修斯身上,他生怕修斯一時之間控制不住自己就會在慕容家族的大宅子里面創下大禍,那么當年鄧地的事情只怕又會在南商上演一次了。
  “后生可畏啊。”
  慕容闊與慕容唐兩人震驚之后稍稍清醒過來,雙目很是嚴肅地看著修斯神情很是復雜,良久這才如此嘆道。
  修斯一聽,心頭就是明白這慕容闊與慕容唐兩人的言外之意,但卻并不在意。
  “前輩,慕容墜乃是我朋友,以前的某些情況我雖然不清楚,但是那些我都不想去管,也管不著那些以前的事情,但是往后卻是不同,假若讓我再聽到慕容墜在你們慕容家族受到什么特殊待遇到時候別怪晚輩無禮,這并非是晚輩在威脅你們慕容家族,也并非是‘插’手你們慕容家族的事情,我這人別的不在乎,但就是最為在意自己的朋友,相信兩位前輩是通情達理之人,所以能夠明白晚輩的這些意思。”
  修斯口口聲聲說沒有什么威脅之意,但是這話聽在誰的耳中都是完完全全的威脅之意。
  那慕容闊與慕容唐兩人不由面‘色’一變,對于修斯的話無論他真實地意思是什么,但是從其表達上來說就是對于慕容家族的威脅,一個‘毛’頭小子竟然這般與慕容整個家族說話停在他兩個身為慕容家族的長老耳中自然心頭不舒服。
  不過,修斯這前面是敲一棍子后面扔半個棗過去,后面一句話就是將慕容闊與慕容唐兩人給噎住了,一時之下即便是有心想要出聲喝止修斯這時候也是沒法出口。
  慕容闊與慕容唐兩人相視一眼,卻是面‘色’紛紛一沉。
  “至于慕容黎你們二人不用擔心,晚輩只不過是給了她一個教訓罷了,只是晚輩有言在先,若是慕容家族繼續任意慕容黎這般下去以后若是真讓晚輩再次碰上這事,到時候晚輩就不會像現在這么客氣了。”
  “好大口氣。”
  修斯聲音低沉說出此話之際,突然之間就是聽得體格高亢聲音傳來,顯然來人對于修斯剛才那話很是不爽。
  “慕容廣耘。”
  慕容墜一聽來人聲音心頭就是微微一沉,沖著修斯耳邊小聲說道。
  修斯神情一凜,暗想今日在慕容家族還真是收獲不小,這剛來了兩個長老,現在竟然連慕容家族的家主都到了,這算是面子大還是運氣好?
  修斯聽慕容墜說話之際神情不由微微一笑。
  “我倒是想要見見你這個親爹究竟是何許人也。”
  修斯淡淡說道。
  又是一道金光閃現,便是在眾人面前出現一個中年男子,修斯見剛才那道金光神情微微一皺,就那金光‘精’純之處就是明顯比這慕容闊與慕容唐兩人好上很多,但見出現的中年男子修斯心頭更是微微一動,暗自尋思,沒想到這中年男子竟然如此年紀竟然修為還在這慕容闊與慕容唐兩位老者之上。
  不過,修斯心頭驚訝之余卻是想到自己,當下便是笑笑了事。
  修斯修為之利害不在于修斯有多少的修煉能力,只是修斯擁有他人沒有經歷過的境遇,修斯的各種修煉之術突飛猛進還是要歸功于在玄‘陰’谷界之內的那段時光,在玄‘陰’谷界之內的五倍于外界的時光流轉這就給修斯提供了相當長時間得修煉,所以,對于現在同比與修斯年紀的人物來說,修斯在修煉時間上已經是遠超出那些同齡之人,而修為相比較之下高深不少倒也是并不見奇怪,而且,玄‘陰’谷界之內擁有那些千余年前的神魔隕落者的靈魂氣息的滋補,這對于修斯的修為來說更是大有益處。
  然而這除了玄‘陰’谷界之后的修斯對于修為的進步明顯就是緩慢了不少,最近一直是止步不前。
  “家主”
  慕容闊與慕容唐兩人見中年男子出現,當先便是恭聲說喊道。
  中年男子雖然在年齡之上不及慕容闊與慕容唐兩人,但是在家族地位上這眾男子卻是高于這兩人。
  中年男子正是慕容廣耘,但見中年男子對慕容闊與慕容唐兩人微微點了點頭卻是看向修斯這方。
  “你就是慕容墜所說的那人?”
  慕容廣耘此話顯然說明他已經知道了修斯此人的存在。
  修斯微微一愣,不由便是看了看身邊的慕容墜,見其神‘色’略有歉意這才淡淡說道。
  “正是。”
  對于慕容廣耘修斯此刻滿足了好奇心卻也是并沒有其他想法,現在修斯的意思就是離開慕容家族。
  “慕容黎是你打傷的?”
  慕慕容廣耘這時候看了看那一邊已經是痛昏了過去的慕容黎的狼狽模樣,神情卻是沒有幾分變化,看著修斯沉聲再次問道。
  “只不過是給她一個教訓罷了。”
  修斯不卑不亢,面部‘色’變心頭不跳的看著慕容廣耘說道。
  慕容廣耘看著修斯的表現不由點了點頭,這倒是令修斯有些異樣。
  “萬相之子,兩年前多少人認為你已經死了,沒想到兩年直呼竟然再次出現,而且是在朝歌城,你認為這件事情傳了出去兩年前的事情是否會再次上演?”
  慕容廣耘似乎對于慕容黎的傷勢并沒有過多的在意,反而對于修斯的身份事跡很是感興趣。
  修斯現在可是被慕容廣耘給搞的‘蒙’頭‘蒙’腦的,他不知道這慕容廣耘葫蘆里究竟賣的是什么‘藥’。
  “既然我敢再次出現就不怕會發生同樣的事情,當日在鄧地有那般事情,那么我同樣能夠將今日在朝歌可能發生的事情與當年一般模樣。”
  修斯言語很是平淡,似是在循著慕容廣耘的意思說下去,但是從其神情語氣之上卻是不難察覺,修斯此刻顯然是對于慕容廣耘剛才的那番話進行著挑釁。
  慕容廣耘冷冷一笑。
  “像你這樣擁有天生他人夢寐以求的力量而且后天修為又是這般成就的人絕無僅有,但是年輕人,樹大招風,鋒芒畢‘露’,還是收斂的一點好。”
  慕容廣耘此刻再次說出了就在方才慕容闊與慕容唐兩人的那些話來,不過慕容廣耘說這番話顯得倒是直接了不少。
  
  

snaptime:2019-10-13 21:52:37  .exectime:0.159


内蒙古11选5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