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絕色小嬌妻》全文閱讀

作者:尹浮生  我的絕色小嬌妻最新章節  我的絕色小嬌妻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我的絕色小嬌妻最新章節第2040章 假的新(19-02-27)      第2039章 欣喜若狂(19-02-27)      第2038章 緣由(19-02-27)     

第2040章 假的新

“什么,七成!”
  周坤正看著禾巨鳴舉著的七根手指,瞪大了雙眼,眼中滿是憤怒之色。
  他指著禾巨鳴,怒道:“七成,你不如挖了我家的祖墳。哼,剛剛明明五成,現在變七成,你這根本是坐地起價!
  “禾巨鳴,你怎么能這樣,堂堂結丹修者,說過的話,要反悔嗎?”
  “如果你們拿走七成資源,我們周家的人還怎么修煉?”
  周坤元、周坤方等人,面對禾巨鳴的提價,也都憤怒的呵斥道。
  禾巨鳴、禾巨狂、禾巨邪三人,坐在椅子上,不為所動,臉上帶著笑意,似乎早已預料到了這樣的局面。
  禾巨鳴一副無所謂的表情,道:“如果你們想周坤正死,你們可以不答應?傊,沒有靈火,他活不過一個月,你們看著辦吧!
  周家的人,陷入了沉默。
  此刻,他們難以抉擇。
  看著為難的周家人,禾巨鳴三名禾家人的表情,越的得意。
  “行呀,不答應就不答應!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響起。
  眾人循聲看去,現出聲的人,正是那名戴著面具的東日。
  禾巨鳴見宋云不過開光后期,他目光一冷,沉聲道:“哪來的家伙,不過開光后期,居然敢插話,你現在立刻給我道歉,否則我要你好看!”
  “禾巨鳴,你如果想動手,那你試試!”
  周坤正騰地站了起來,結丹中期的氣勢外放,非?癖。
  雖然他對宋云沒有什么好感,但此人的出現,畢竟讓女兒振作了起來,他自然不會讓此人出事。
  見周坤正站出來,周坤方和周坤元也都起身,虎視眈眈地盯著禾巨鳴三人。
  見此,禾巨鳴、禾巨狂、禾巨邪也不得不掂量掂量了。
  禾巨鳴瞥了眼宋云,向周坤正問道:“此人什么身份,你竟然如此重視他?”
  周坤正道:“他叫東日,是個煉丹師!
  “呵呵,煉丹師?什么時候,煉丹師這么多了”
  禾巨鳴不屑一笑,道:“整個桃花源,難道還有比得上我們禾家吳子歸的煉丹師不成?除非,他是來自天池靈地。不過看他不敢露出真面目的樣子,他肯定不會來自天池派,應該只是個雜牌煉丹師吧!
  聽到這話,周坤正這邊的人,都面露尷尬之色。
  要說宋云是高階煉丹師,他們還真不信。
  畢竟煉丹師太過稀有,高階的煉丹師,更是只有天池派才會有。
  整個桃花源,大概也就只有黃家和禾家有煉丹師。
  其他家族想要丹藥,都需要向這兩家購買,不然就只能直接服用靈草。
  當然,靈草也能輔助修煉,但相比丹藥的效果,差了很多,而且還會在體內積淀毒素,有種拔苗助長的感覺。
  周坤正見禾巨鳴洋洋自得,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看向宋云,運氣中帶著幾分不滿,沉聲道:“東日,你先坐下,我來和禾巨鳴談判,周家、禾家之間的事情,用不著你插手!
  “前輩,你們之間的事情,的確用不著我插手!
  宋云對周坤正拱了拱手,然后指著禾巨鳴,歪了歪脖子,一副牛逼的樣子,道:“可是,這個老家伙嘲笑我,這口氣,我卻是咽不下去!
  人家可是結丹修者,你開光后期,咽不下氣也得咽啊。
  眾人撇了撇嘴,心說這小子腦子不對勁吧,居然招惹結丹修者,而且態度還如此囂張。
  周坤正嘴角一抽,對宋云勸道:“年輕人,不要沖動,時刻保持冷靜,能讓你在武道的道路上,走得更遠!
  如果不是看在周秀娜的份上,周坤正恨不得一腳把宋云踢出去。
  宋云依舊淡定,對周坤正笑道:“前輩,我已經很冷靜了。要是放在三年前,我肯定操起酒瓶,打爆這老家伙的鳥蛋!
  聽到這話,眾人都是相當無語。
  這煉丹師,未免也太狂了。
  而且用酒瓶打架這種流氓的方式,也太低端了。
  “這個東日,到底什么來頭,如此不知天高地厚的態度,怎么能讓秀娜突然振作起來?”
  “我倒是很佩服他的態度,如果我面對禾巨鳴,我可不敢這么囂張!
  “他囂張又如何,禾家的性子,你們不是不知道,他得罪了禾巨鳴,禾巨鳴想方設法,也會殺了他!
  眾人看著渾身黑袍的宋云,都暗暗搖頭。
  “哈哈哈……”
  禾巨鳴眼中露出狠色,大聲地笑起來,道:“我還以為是什么高人,原來不僅是個雜牌煉丹師,還是個自以為是的雜牌煉丹師!
  說著,他看向周正坤,道:“周家主,我今天算是見識周家的底蘊了,一個雜牌煉丹師,在周家也能如此毫無尊卑,狂妄自大,可想而知,你們周家,嘖嘖,怕是不行了!
  周坤正面色青一陣白一陣,壓住怒火,轉頭對宋云道:“東日,你先下去休息,這里的事情,用不著你!
  宋云固執道:“前輩,我說了,我和這老家伙的仇還沒算呢!
  “你……”
  周坤正雙目一瞪,氣得吹胡子瞪眼,自己明明給了你臺階,你不僅不下,還自己搭了個臺子往高處走了,瘋了吧?
  “哼哼,周家主,這雜牌煉丹師,倒是有些意思!
  禾巨鳴嘴角勾起陰險的冷笑,對周坤正道:“不如,咱們就用這雜牌煉丹師,賭一把如何?”
  周坤正對宋云沒有半點信心,張嘴就要拒絕。
  不過,沒等他說話,周秀娜站了起來,對禾巨鳴道:“說,賭什么,只要和煉丹有關,隨便你賭什么都可以!
  說到煉丹,周秀娜對宋云充滿了信心。
  至少面對桃花源里的煉丹師,她還是對宋云有信心的。
  見周秀娜站出來,禾巨鳴目光一亮,瞥了眼周坤正,道:“周家主,你女兒說的話,可算數?”
  周坤正皺了下眉頭,埋怨道:“秀娜,你怎么這么莽撞!
  周秀娜正色道:“父親,你相信東日,煉丹方面,他能行的!
  “你這……唉!”
  周坤正嘆息一聲,心想死馬當活馬醫了,就信女兒一次。
  他轉頭看向禾巨鳴,道:“禾巨鳴,說吧,你想怎么賭?”
  禾巨鳴陰徹徹地對禾巨鳴道:“很簡單,只要這個雜牌煉丹師,能夠煉制出血玉丹,那么我就承認,他是真正的煉丹師。到時候,禾家的地火,免費借給你治療脊柱傷勢。如果他練不成血玉丹,哼哼,那么地火還是借給你,不過你們付出的修煉資源,達到八成!
  聞言,周坤正沒好氣道:“你開什么玩笑,這個規則根本不公平。血玉丹只有宋云能夠煉制,連吳子歸都不行,你讓東日煉制血玉丹,根本是刁難他!
  禾巨鳴取出一個丹方,拍在桌上,冷笑道:“丹方,煉丹手法,我這里都有。敢不敢賭,就看你們自己了!
  “不賭,根本沒有勝算!
  沒等周坤正說話,宋云開口道。
  眾人不解的看向他,你剛才不是很囂張,為何突然又不賭了?
  禾巨鳴皮笑肉不笑道:“雜牌煉丹師,看樣子,你是害怕了,既然害怕,就不要那么囂張。今天你可以不賭,但是明天你就不得不賭。到時候,賭注,就是你的人頭!”
  說出這句話,禾巨鳴是擺明了要在事后找宋云算賬。
  宋云道:“不是我害怕,而是你給的丹方,差了一味重要的靈草,沒有那種靈草,就算你是丹神,也別想煉制出血玉丹!
  禾巨鳴道:“哼,你自己不行,別怪丹方。這血玉丹的丹方,是宋云給我們禾家的,怎么可能有假?”
  “宋云給的,就不能是假的?”宋云鄙視道:“上次桃花源武會之前,宋云偽裝成云辰,在交易會買了大量靈草,最后還高價買了貓鳶草,之后,他就煉制了血玉丹,由此可見,貓鳶草就是煉制血玉丹的重要材料!
  禾巨鳴拿起丹方一看,現里面果然沒有貓鳶草。
  他面色難看,如此簡單的道理,自己當初怎么沒想到,不然早點搜集到貓鳶草的話,早就成功煉制出血玉丹,禾家的中堅力量會大幅增強。
  “你現在是不是在想,搜集了貓鳶草之后,讓吳子歸煉制血玉丹?”
  這時,宋云又開口了。
  禾巨鳴看向他,沒有回答,顯然是默認了。
  宋云接著道:“不過,你不用費心思了,一方面是貓鳶草十分稀有,宋云能夠得到一株,完全是因為他人品好、長得帥;另一方面,就算你們找到貓鳶草,吳子歸也不可能煉制出血玉丹?”
  禾巨鳴已經被帶進了宋云的套路中,不由自主問道:“為什么?”
  宋云從面具中露出的眼睛里,滿是鄙視之色,道:“你傻呀你,丹方宋云能騙你們,難道煉制手法不會?他寫的手法是錯的,他根本就是在騙你們。也真不知道你們禾家幾個結丹境的老家伙,腦子里裝的是什么東西,竟然信以為真!
  聽到這話,禾巨鳴面色越來越難看。
  他氣得刷刷刷地撕爛了手中的丹方,指著宋云,怒吼道:“東日是吧,哼,你這個雜牌煉丹師,我現在和你賭,換個方式,不煉制血玉丹,如果……好,如果你能調用丹火,我們禾家的地火,不止借給周坤正療傷,還會拿出三成的修煉資源,送給你。不然,我就當場殺了你!
  丹火!
  聽到這話,周家這邊響起鄙夷的聲音。
  “禾巨鳴,你簡直不要臉,他才開光后期,怎么可能凝聚出丹火,你讓他調用丹火,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哼!禾巨鳴,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你這么不要臉的!
  “別說他開光后期,就算結丹境,也就天池派有一名長老,凝聚出了丹火!
  “再說了,他如果真的能調用丹火,還用得著你們禾家的地火,來給我們家主治療脊柱的傷勢嗎?”
  眾人義憤填膺,周坤正盯著禾巨鳴,冷聲幫宋云說話,道:“禾巨鳴,東日可以和你賭,但是你所說的條件,太過分了!
  禾巨鳴聳了聳肩,一臉無賴的表情,道:“看來,你們還是不敢玩。誰說必須結丹境的丹火才行,收服的靈火,也屬于丹火的范疇,他可以收服靈火呀?”
  周坤元指著禾巨鳴,怒道:“你這根本就是耍賴!”
  周坤方道:“靈火稀有,整個桃花源只是禾家和黃家擁有,也僅僅是能引用,卻并不能被收服。要想收服靈火,必須達到結丹境,凝結金丹,才能壓制住收服的靈火力量,不然的話,會靈火爆裂而亡!
  “如今整個華夏,收服的靈火,也就只有天池派的心脈火。而且那火焰還是天池派傳承下來,是當年天池派的前輩收服下來,并非天池派結丹修者自己收服,F在宋云還未進階結丹境,你讓他收服靈火,這和使用丹火,有什么區別?都是不可能辦到的事情!
  眾人全都怒斥禾巨鳴,都認為他提出的條件太苛刻,不可能完成。
  禾巨鳴臉皮卻是夠厚,不以為意地笑了笑,道:“這么說,這個雜牌煉丹師,他是害怕了?呵呵,你不是很囂張嗎,怎么不敢接招了,有種的,你就接招,放出靈火來,我再附加一個懲罰,我叫你爺爺,不不不,我叫你祖宗,老祖宗!
  在禾巨鳴眼里,宋云就算煉丹天賦再逆天,也不可能在開光后期凝聚丹火,更不可能收服靈火。
  所以這一場,如果宋云敢戰,他自認為贏定了,所以什么樣的賭注,他都敢下。
  就在眾人以為,宋云會拒絕禾巨鳴的挑釁時,他笑了起來:“呵呵,禾巨鳴,你可真不要臉。既然你那么想叫我老祖宗,我不滿足你的話,豈不是很對不起你!
  禾巨鳴目光一亮,道:“這么說,你是答應了?”
  宋云摸了摸鼻子,很裝逼地說道:“當然,我就嘗試一下,萬一我這個天才,待會凝聚出了丹火呢?”
  尼瑪,別說你是天才,就算你是神,也不能在開光后期,凝聚出丹火啊,因為你沒有金丹,又哪來的丹火。
  禾巨鳴看向周坤正,問道:“周家主,這個雜牌煉丹師答應了,不知道,你敢不敢接招?”
  宋云知道周坤正不會同意,于是搶過了話頭,對禾巨鳴道:“這是你我之間的恩怨,不要牽連到周家。如果我調用丹火成功,也不借用你們的地火,你們拿出三成的資源給周家,另外你叫我三聲老祖宗就行!
  禾巨鳴冷笑道:“如果你不成功呢?”
  宋云道:“不成功,那我的命就交給你,你可以直接殺我,我身上的一切東西,也都屬于你!
  :。:
  

snaptime:2020-05-30 01:38:41  .exectime:0.056


内蒙古11选5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