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絕色小嬌妻》全文閱讀

作者:尹浮生  我的絕色小嬌妻最新章節  我的絕色小嬌妻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我的絕色小嬌妻最新章節第2040章 假的新(19-02-27)      第2039章 欣喜若狂(19-02-27)      第2038章 緣由(19-02-27)     

第2039章 欣喜若狂

我的絕色小嬌妻正文第2039章欣喜若狂見周秀娜反應激烈,周坤正停下腳步,看向周秀娜,問道“秀娜,你知道小黃鴨?”
  周秀娜沒有理會周坤正,直接撲過去,抓住下人的雙臂,搖晃著,激動道“誰說小黃鴨,你快帶我去見他!
  下人一臉懵逼的表情,求助地看向周坤正。
  周坤正雖然沒弄明白小黃鴨是怎么回事,但他看出來,這個詞對女兒的影響很大。
  他立刻對下人道“趕緊帶我們去見那位訪客!
  “是!
  下人應了聲,領著周坤正和周秀娜,朝著周府外走去。
  其他幾位周府的高層,互相看了眼,也都對那位訪客充滿好奇,跟著一起走出去,想要看看這位只說了三個字,就能讓周秀娜反應激烈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眾人到了周府外,只見一名身著黑袍、戴著面具的男子,站在門口,看不出底細來。
  周坤正沉聲道“來者何人,報上名來,不要裝神弄鬼!
  “父親,你別嚷嚷!
  周秀娜白了眼周坤正,令周坤正一陣尷尬。
  周坤正本就疼愛周秀娜,而且今天女兒有恢復正常的跡象,所以他并沒有火。
  周秀娜朝著黑袍人走過去,行了一禮,正色道“這位先生,請問你怎么知道小黃鴨的事情!
  “因為小黃鴨,是你送給我的!
  一道低沉的男聲,從面具下傳來,帶著幾分電子的感覺,顯然是使用了變聲器。
  雖然聲音變了,但那句話,讓周秀娜確認了眼前之人的身份。
  她臉上露出欣喜的笑意,喊道“你是……”
  一個宋字差點喊出口,但見宋云隱藏身份,周秀娜趕緊閉嘴,喜滋滋地望著宋云,高興得不知道該說什么。
  她本以為宋云已經死了,此刻人卻站在面前,那種感覺,簡直跟做夢一樣。
  如果真的是做夢,她希望這個夢,能夠一直做下去,自己永遠也不要醒來。
  宋云見周秀娜失神,笑道;“走吧,里面談!
  “到我房間來!
  周秀娜回過神來,對宋云招了招手,歡呼雀躍地朝著周府里跑去。
  “大家好!
  宋云給周家其他人打了聲招呼,跟著周秀娜進了周府。
  看著兩人的背影,周家眾人都是一陣無語。
  這到底是什么情況,這人連面具都沒揭下來,只是一句小黃鴨,居然讓周秀娜這么高興?
  “哈哈哈,不管他是誰,至少秀娜振作起來了!
  周坤正高興地大笑起來,對下人吩咐道“今晚擺酒,周府的核心成員,都來參加!
  “是,老爺!
  下人應了聲,立刻去張羅晚上的宴席。
  宋云進了周秀娜的閨房,房間里的宋設都很有女孩子的氣息,還飄散著淡淡的清香,令人心曠神怡。
  坐下后,周秀娜望著宋云,微笑道“宋云,你現在可以把面具摘下來了,這里不會有別人!
  宋云取下面具,道“秀娜,對不起,讓你傷心了!
  周秀娜擺了擺手“不,我很開心。不過,你不準說我送你的荷包,上面繡的是小黃鴨,那是鴛鴦!
  宋云聳了聳肩,一副無奈的表情“好吧,鴛鴦!
  周秀娜笑了笑,隨即臉上卻露出郁悶之色,道“可惜了,你跌落巖漿,那個荷包,肯定被融化了!
  “你看看這是什么?”
  宋云從納戒中取出荷包,攤開掌心,把手伸到了周秀娜的面前。
  周秀娜看著那個繡了古怪鴛鴦的荷包,驚喜道“啊,荷包居然還在,你不是跌入巖漿了嗎?到底生了什么,還有你還沒告訴我,你為什么活著?”
  “我的確落入巖漿,但不是和外國修者戰斗,而是另有隱情,厲宇豪和楚寧珊聯手……”
  宋云把事情的前因后果,給周秀娜講了一遍。
  聽完后,周秀娜沉默了好一會,皺眉道“我還記得,當時游艇剛剛靠岸,章魚妖獸爬上船來,從我背后偷襲,是楚寧珊出手相救。我本以為她是俠女,卻沒想到,她居然是這種心腸歹毒之人。她的偽裝,也真是厲害,為了維持自己的形象,搶奪你的斷劍,居然和厲宇豪設下計謀,將你引下去擊殺,心思太深沉了!
  宋云道“不過,我也要感謝她,因為他們的聯手攻擊,我被火山下的靈火卷入火海,最終因禍得福,收服了靈火!
  說著,宋云張開手掌,給周秀娜展示了下紫冥炎。
  “靈火,好漂亮!”
  看著紫色的火焰,周秀娜驚呼道。
  宋云道“這是紫冥炎,威力相當強大,絕非一般的地火可以相提并論!
  說完,他手掌一握,紫冥炎消散不見。
  “真沒想到,你居然收服了靈火,太棒了!
  周秀娜面露喜色,沉默了下,道“宋云,能不能請你幫我個忙?”
  宋云道“當然沒問題!
  周秀娜面色凝重道“是這樣的,我父親年輕的時候,與人戰斗,背部脊柱受到了傷害,現在時常疼痛,已經達到了不可忍受的地步,如果繼續下去,他很可能會因此喪命!
  聞言,宋云正色道“娜娜,你是想讓我給伯父治?”
  周秀娜搖了搖頭“不是,治病的方法,我父親已經找到了,但是現在還缺最重要的一個環節,靈火!
  “什么意思?”宋云不解道。
  周秀娜道“父親為了壓制傷痛,常年服藥,俗話說是藥三分毒,現在毒素全部積累在他的背部脊柱中,不僅要治好骨骼的損傷,還要引出脊柱中的毒素。而這個過程,需要用到靈火!
  “整個桃花源,只有黃家和禾家有地火,雖然不是高階的靈火,但也足夠治好父親的傷勢。以往周家和黃家對立,我父親拉不下臉來去求黃家,F在禾家失勢,父親之前沒有借給他們修煉資源,他們原本答應借地火給父親一用,但卻反悔了!
  “所以現在,我父親雖擁有治療之法,卻無法實施。他的情況已經很糟糕,脊柱積累的毒素,影響了他的神經傳遞,前些日子出現了無法自如行動的情況,必須盡快治療才行。如果你能借紫冥炎一用,我父親的病,就能治愈了!
  說到這里,周秀娜臉上露出渴求之色。
  宋云笑道“娜娜,你放心,你父親的病,就包在我身上了!
  夜幕降臨,周府擺開宴席,周家的核心成員,全都齊聚一堂。
  周秀娜恢復精神,這對整個周府來說都是大事,周府現在全都欣喜不已,舉杯歡慶。
  宋云就坐在周秀娜的旁邊,用東日的身份,和眾人一起舉杯共飲。
  他叮囑了周秀娜,不要暴露他的身份,就說他是一名煉丹師,名為東日。
  東日這個名字,取了宋云二字的右半部分,雖然可能會聯系到宋云的頭上,但如果不是有心調查,也不會那么容易現宋云的身份。
  現在,他還要隱瞞身份,給人制作他已經死去的假象。
  到時候,他要給厲宇豪和楚寧珊致命一擊。
  “東日兄,你一來,堂姐就精神了,你就是靈丹妙藥呀。來,我敬你一杯,請!”
  一名周家子弟,端著酒杯走到宋云面前,舉杯道。
  宋云干了杯中酒,接著又有人上來敬酒。
  這幫家伙,似乎是擺明了要灌醉宋云,揭開他的面具,看看他的真容。
  宋云來者不拒,忙碌了起來。
  周坤正見此,低聲對周秀娜道“娜娜,這個人到底是誰,為何他一出現,你就精神了?”
  周秀娜神秘一笑,道“父親,你不是說,你在為靈火愁嗎?嘿嘿,現在,我就給你一個驚喜!
  “有客到!”
  周秀娜的話沒說完,外面突然傳來下人的喊聲。
  緊接著,只見三名男子,龍行虎步地走了進來,氣勢強盛,立即吸引了宴會的全部目光,所有人都看了過去。
  宋云,也不例外。
  他這一看,現來者不是別人,是禾家的三兄弟,難怪這么大的氣勢。
  這三人,分別是禾巨狂、禾巨鳴、禾巨邪。
  家主禾巨霸,并沒有露面。
  見禾家三兄弟出現,周坤正目光瞇縫了下,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喊道“原來是禾家的兄弟來了,來者是客,來人啦,看座!
  現在周家和禾家的關系,并沒有以前那么好。
  桃花源武會之后,周家之所以沒有借資源給禾家,不是他們落井下石,而是禾家要他們八成的資源,這簡直就是獅子大開口,想要把周家給吞沒。
  周坤正作為周家的家主,他當然不會答應。
  如果答應了,他根本就是數典忘祖,把祖宗的基業都交代在了他這一代。
  而經過那次之后,他也和禾家徹底地撕破了臉。
  以前他還遷就禾家,現在他現,那幫家伙,越是遷就,獠牙越鋒利,胃口越大,根本滿足不了他們的。
  所以,后來周坤正,干脆就不和禾家來往了。
  可今天,禾家突然來了三名結丹境,這情況看起來有些不太妙。
  禾巨鳴、禾巨狂、禾巨邪三人,在周坤正那桌坐下后,這桌除了周坤正、周坤方、周坤元和三名禾家人之外,就只剩宋云和周秀娜。
  氣氛沒有了先前那么熱烈,全場都不時瞄一眼禾家三人,大家都不知道,這三人所為何來。
  禾巨鳴三人,和周坤正一番客套之后,由禾巨鳴開口,說到了主題。
  他臉上露出關心之色,問道“周家主,聽聞你脊柱頑疾越來越痛苦,不知道,你可找到了解決之法?”
  聽到這話,周坤正面色越顯冰冷,禾巨鳴明明知道,自己需要地火才能治療,他故意這樣說,簡直是在嘲諷自己。
  不等周坤正說話,禾巨鳴接著道“周家主,不瞞你說,此次我來,是奉了大哥之命,轉達一個信息!
  周坤正道“什么信息?”
  禾巨鳴道“大哥說,地火可以借給你使用,讓你治療頑疾!
  聞言,周坤正眉毛一挑,狐疑地看向禾巨鳴。
  他沒有著急著高興,因為他知道,禾家的人,絕對不會這么好心。
  他問道“禾巨鳴,說吧,有什么條件?”
  “嘿嘿!”
  禾巨鳴笑了笑,眼中閃過陰險的光芒,道“周家主果然是敞亮人,咱們明人不說二話,地火借給你用,你們周家,分出五成的資源,給我們禾家!
  “五成資源!”周坤正面色一變,怒道“禾巨鳴,你簡直是癡心妄想!
  眾人聽到兩人的交談,也都沉默了下來,看向禾巨鳴。
  禾巨鳴一點也不生氣,聳了聳肩,冷笑道“周坤正,你的情況,我們可是非常了解的。如果你不盡快自救,那么你絕對活不過一個月。是一名結丹中期的性命重要,還是資源重要?”
  聽到這話,周家眾人都是面色大變,目光聚焦在周坤正的身上。
  周坤方急切道“大哥,禾巨鳴說的是真的,你活不過一個月了?”
  周坤正沉默了下,然后緩緩地點了點頭“對!”
  聞言,周家一片陰霾,所有人都皺起了眉頭。
  這件事,周坤正沒有告訴任何人,沒人知道,他的情況已經這么嚴重。
  如果不是禾家突然造訪,禾巨鳴說出了情況,或許,就算是周坤正突然死了,眾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周坤元盯著周坤正,沉聲道“大哥,你的性命,比資源更重要。資源沒有了,還可以再獲得,但人死了,卻救不回來了。五成的資源,就五成的資源,只要能救你,什么都可以!
  周坤正面色凝重道“我豈能為了一己私利,送出家族五成資源。而且我身為家主,更應該以身作則,不為私利!
  周坤方勸道“大哥,這怎么能說是為了私利呢。你可是結丹中期,對家族的重要性,比資源大多了。周家五成的資源,未必能培養一個你。而現在,卻能用五成的資源,換來你的性命,這有何不可?”
  聽到兩人的勸說,周坤正動搖了。
  緊接著,全場周家的人,都勸周坤正同意禾巨鳴的交易。
  顯然,周家還是很有凝聚力。
  周坤正沉思了下,覺得周坤方的話有道理,點頭對禾巨鳴道“好,交易,我同意了!
  “呵呵!”
  不料,禾巨鳴卻是輕笑一聲,道“不好意思,剛才是五成,現在……這么多!
  說著,禾巨鳴伸出了七根手指。
  。
  

snaptime:2020-05-30 00:25:20  .exectime:0.058


内蒙古11选5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