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蠻歌行》全文閱讀

作者:不啼  蠻歌行最新章節  蠻歌行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蠻歌行最新章節第二百三十九章會說話的兔子(17-11-23)      第二百三十八章兩處險境(17-11-23)      第二百三十七章天降神兵(17-11-23)     

第二百三十章炸了炸了


十里衙上空散發著不詳的光芒。
付敏道依然在苦苦哀求,狐貍臉慕薩不理不睬,讓人覺得十分不近人情。
“把他帶到對面去!蹦剿_猛地揮手,急切的吩咐身邊的弟子。
付敏道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兩名白衣慕天門弟子架了出去,朝著對面窮郁站著的地方走去。
“仙師,”狐貍臉慕薩拍了拍坐在臺階上,依然魂游天外的安安,用的還是十分恭敬的稱呼,“陣法要開始運轉了,我們必須離開這里!
安安的瞳孔本來是散的,在慕薩的手觸碰到她的肩膀的時候,她先是本能的瑟縮起來,擺出防御的姿勢。等聽清了對方的話,安安回身觀望,發現大門口的兩盞燈籠晃得厲害,就明白里面該發生的事情,都已經來不及挽回了。
“這就開始了嗎?我以為里面的人還有的救呢!卑舶矅@息一聲站了起來。
慕薩略略低下頭,沒有回應。
所有人開始有條不紊的撤離出十里衙的大門范圍,門口的兩尊鍍金的火鳳雕像,叫的更加急切和響亮。
付敏道癱坐在地上,背靠院墻,眼睛發直的盯著十里衙。
窮郁依舊躲在角落里,黑暗是她的掩護色,沒人知道她現在的表情,更無從知曉她的情緒如何。剛剛脫離了魔物靈焰的控制,她真的醒了嗎?她……還是她嗎?
慕天門的弟子站成兩排,緊張的望著還在大門口徘徊的師兄慕薩。
慕薩低著頭,左手伸在眼前,拇指不停的點著指節,在測算著什么。
眾人屏息而待。
突然,一聲不大不小的爆破聲,讓所有人的精神為之一緊。
就連本是鎮定自若的慕薩,也被這聲響驚到,首先抬頭查看。在發現十里衙還好好的立在那里的時候,松了口氣。然后四處掃視,尋找聲音的來源。
慕天門弟子中,有人指著天空,向師兄喊道:“慕薩師兄,看天上,王宮方向!
慕薩趕緊走下臺階,順著同門師弟的指引,朝著王宮上方看去。
銀色的霧氣散發著光芒,上面有一個滿臉鱗片的宮裝女人,在絮絮叨叨的說著什么。那聲音很奇怪,就像是女子對他耳語一般,雖然聽了半天,不過就是幺女一族的那些事情。
而現在,這些并不是慕薩關心的。
他將注意力重新集中在眼下的陣法啟動上。
在他們從火器庫中出來的時候,他一直在測算陣法破壞和重立的時間,可是干擾太多,根本無法準確的知曉。
這對他來說,太過致命。
慕薩甚至不知道當陣法真的開始運轉后,會產生多大的影響。他回頭看看滿臉期待中又帶著緊張的眾人,心里更加的焦灼不安。
如果陣法影響的范圍過大,那么這些人全都會成為祭品,這個責任,這個重擔……
慕薩覺得有些喘不過氣來。
第一次,他的自信隨風而逝,握緊的拳頭里,全都是汗水。
好在,慕薩謹慎的性格,讓他設置了重重的保障。雖然前面的那些已經無法起作用,起碼還有最后一道……
慕薩倒退著走到十里衙和慕天門弟子之間,鍍金的火鳳不斷的撲騰著翅膀,發出金屬特有的碰撞聲。
寂靜,等待,未知。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十里衙還是十里衙,沒有任何變化。
也許是過了一炷香的時間,又或者是過了幾個心跳的功夫,大地開始抖動,十里衙的外墻開始脫落。
無聲和轟鳴之間的轉換,就在呼吸之間。
慕天門的弟子察覺到變化,迅速就地坐下,兩手撐在身體兩側,以穩住自己。
付敏道眼中的絕望更甚,但是沒人會在這個時候給他安慰,他的心情在這個時候,并不重要。
在顫動不安的地面,慕薩站的穩穩的,手中不知什么時候多了一把短柄長刃的黑色長刀。割破手指,將血滴在黑色的刀刃上。雖然長刀沒有什么可見的變化,但是當慕薩將刀刃割向金火鳳的爪子和底座之間時,奇跡發生了。
鍍金雕像的火鳳,終于脫離了束縛,在原地翩翩起舞一番后,展翅高飛。
一只金火鳳繞著十里衙的大門,邊叫邊飛。
另一只則轉身飛進了十里衙里面。
這是慕薩沒有想到的情況。
本來,他在金火鳳上施展了術法,讓它們成為最后一道活動的屏障。兩只火鳳連在一起,可以形成一道屏障,保護陣法外面的人不受陣法的波及。
但是,現在的火鳳少了一只,就相當于一張網,在拉起來的時候,少了拉起的一端。那么這個網子,就不能成為阻擋災難的屏障。
慕薩因為心神不寧,一個不妨被不斷的震動,掀翻在地。他愣愣的看著十里衙,連眼睛都不敢眨一眨。
他想喊,讓所有人趕緊逃命,可是能逃到哪里呢?憑借人的體力,完全不能跑出陣法涉及的范圍。不提示呢,所有的人的生命,就是被他親手葬送在這里的。
罪人。
這是他此刻對自己的定義。
想要別開頭,但是脖子已經僵硬——不管是身體,還是心神。
震動還在繼續,十里衙在所有人的眼前開始崩塌。
煙塵彌漫,讓人無法看清里面發生了什么情況。雖然所有人都想知道,但沒人敢站起來觀望,他們也無法站起身來。
‘轟轟’的聲響還在繼續。
十里衙的外墻坍塌,前堂變成廢墟,囚牢只剩一堆破磚亂石,再后面已經無法分清哪里是火器庫。
再后來,十里衙連地基都被削平。散落在地上的磚石,隨著震動,逐漸變成了煙塵,讓人們的視線更加的模糊。
等到所有的煙塵全部散去后,原來十里衙的位置,已經變成了平整的地面。
上下兩個六芒星陣法,向著不同的方向轉動,發出‘卡拉卡拉’的聲音。
大地恢復了平靜。
慕天門的弟子們,相互扶持著站了起來。
付敏道扶著后面冰涼的墻壁,顫抖的站起身來。
就連窮郁,也不知道從哪個陰暗角落鉆出,幾步走到慕薩身邊。
“這是怎么回事?”窮郁很少見的激動不已,一手按著從腰后露出的刀柄,一手顫抖著指向六芒星陣法中央。
慕薩坐在地上,不可置信的看向前方,這景象是他做夢也不能預見的。
“他還活著嗎?”付敏道也跑了過來,哽咽著跪倒在慕薩旁。

snaptime:2020-03-31 21:41:26  .exectime:0.019


内蒙古11选5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