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蠻歌行》全文閱讀

作者:不啼  蠻歌行最新章節  蠻歌行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蠻歌行最新章節第二百三十九章會說話的兔子(17-11-23)      第二百三十八章兩處險境(17-11-23)      第二百三十七章天降神兵(17-11-23)     

第二百二十九章黃雀在后


一根短短的蠟燭,無法照亮整個黑夜。正如僅憑一個人,無法改變今夜的戰局。
但是,用來攪亂對方的陣容和人心,也許一人足矣。
慕泮看著原本清秀美麗的宮女,每向她走一步就會改變一點,直到完全變成了幺女一族的模樣。這時,她們兩人之間,僅剩三步遠的距離。
慕泮甚至能看清對方臉上每一片逆鱗閃著的青光!鞍仔“,退到大門外面,留心周圍,別在被人給抓到了!
“哦,哦,知道了!卑仔“妆臼强吭谀巧葥u搖欲墜的大門邊上,現在聽師姐這么一說,趕緊離開那里,腦袋轉來轉去,終于找到一棵三四人高的古木。于是,屁顛屁顛跑過去,手抱腳蹬的爬到了一處樹丫上,“我藏好啦,慕泮師姐!”也不管對方能不能看到,還在黑暗中揮了揮手。
慕泮沒有回頭,只是笑著應道:“好!”
“姑姑,我已經答應你留下來了,我可以做鳴王的寵物,你為什么還要帶走我的兒子呢?”宮裝幺女的眼角流下乳白色的淚滴,在皮膚上凝結成黃豆粒般大小的水滴狀珍珠,而后匆匆下落,最終摔在地上,砸出一個淺淺的、根本看不出來的白色粉末印記。
“哎!”慕泮嘆息。
失去凝淚成珠的本能,是幺女一族最大的詛咒和悲哀。她們心心念念的要回歸琉璃海的愿望,不知道經過了多少代的努力,也沒人知道她們做下了多少不為人知的違心之事。
“姑姑,你把凌心還給我吧,就算讓他活著,放在我身邊不好嗎?不要讓他去菁蕪,也不要讓他進入鳴國的軍隊。他還是個孩子啊,他耳后的腮還沒完全退下呢!
宮裝幺女的這一番話,又觸動到了慕泮。
看來,幺女一族的野心不小,還要把人送到菁蕪和鳴國軍中,他們要干什么?
聯想到故事最開始的情節,那些背叛琉璃海族人的幺女們,不就是為了要建立陸地上的王國嗎?難道,經歷了幾百上千年的變遷,她們依然還想著要統治陸地,成為最大的霸主嗎?
“為什么要把孩子送到菁蕪去?又為什么把孩子送至鳴國軍中?”慕泮決定碰碰運氣,雖說眼前這個女人已經瘋癲,但是瘋子才不會開口騙人不是嗎?
宮裝幺女似是很困惑,腦袋左右歪來歪去:“姑姑,你不是說,要讓孩子們成為鳴國和菁蕪中的奸細,讓他們在軍隊中扎根,等到時機一到,就讓他們行動起來,推翻兩國嗎?”
果然!
慕泮心中大駭,不知該作何反應。原來,最大的贏家竟然是幺女一族嗎?
可想而知,經過今夜一戰,菁蕪和鳴國必定元氣大傷,就連他們侍天殿也因為祭出了七重天和妖獸,只此一役怕是再緩上三年也未必與幺女有一戰之力。
如果幺女一族,趁機將兩國拿下,再去反制侍天殿,那么外野這些小國中,國力最強的兩個已經被她們收入囊中了。而后再去擴展版圖,也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
或許她們無法將戰火燒到四國境內,但是放眼外野,定會被她們攪得雞犬不寧,百姓也將因此而惶惶不可終日。
她能做些什么呢?在這個派斗和兩國相爭的時刻,幺女們的野心是不是也應該被看到呢?
慕泮下定了決心,起碼要讓在王城中戰斗的人們知道,螳螂捕蟬的時候,還有一只黃雀虎視眈眈的在望著他們。
無風自動的廣袖垂地,她從中掏出一個兩指粗細的金色竹筒狀煙花棒,凝神指尖躥出一叢橘色的火苗,正點在上面,隨手向上一拋,并沒有聲響,卻在王城上空形成一片散發銀色光芒的霧氣。
慕泮伸出兩指,向前走出幾步,直指宮裝幺女的眉心!鞍涯阆胝f的再說上一遍,你的兒子自然回來找你的!
其實,她心里想的是,如果幺女的兒子就算真的在城中,也未必能認出這是自己的母親。她的目的,是想讓更多的人知道,幺女的野心和殘忍。
銀色霧氣上,是宮裝幺女的臉,說的話是被慕泮施法后,想要說出的心聲。
因為這個術法太耗費體力,而慕泮又想讓所有人都看得到、聽得到,所以持續的時間并不長。
“希望能達到我想要的效果吧。畢竟,能做的,也就只有這些了!蹦姐帐,后退著向外面撤走。
宮裝幺女還沉浸在自己的情緒中,并沒有察覺到慕泮偷偷溜走的計劃。
‘砰’
慕泮在邁出最后一步的時候,碰到了僅剩一扇的大門,誰知這一撞雖然力道不是很大,但是大門原本就已經搖搖欲墜,根本禁不起這樣的撞擊,轟然倒地,發出巨大的聲響,也將宮裝幺女從幻境中喚醒。
“你要走!你還我兒子!”宮裝幺女清醒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變了臉色,沖向慕泮。
站在大門外的慕泮心中一緊,她肯定是不能傷害這個女人的,可也不能讓她隨意的傷害自己。
正在糾結的時候,那個宮裝幺女‘啪’的一下撞到了透明的屏障上面,無法在向大門外邁出一步。
借著天上銀色霧氣的微弱光亮,慕泮下意識的抬頭看了一下門楣牌匾。
雖然已經蒙塵,可依然能看出上面模糊的字跡——水晶館。
“元柯知道這個地方嗎?真的是鳴王關寵物的地方嗎?鳴王真是……”慕泮不知道該用什么詞語形容鳴王的作為,只是心里不是滋味,奴役和殺戮從來都是她不喜歡的。
荒蕪的院子變了樣子,開始變得水光粼粼,那位宮裝幺女哭喊的聲音也漸漸消失。
慕泮依然能看出幺女似乎在叫著什么,然而所有的聲音如同被水波吞沒,無法通過空氣傳到自己的耳朵里。
宮裝幺女的臉和身形也在變化,鱗片盡退,恢復了清秀的模樣。只是因為表情太過悲切,所以顯得有些猙獰。而她的下半身,也變成了魚的樣子,有幾個蒲扇大的尾巴,拍在地上,激起更激烈的水紋波動。
慕泮看不透這里的陣法排布,緊張的連連后退。
宮裝幺女悲切又面目扭曲的拍打著無形的屏障,讓人覺得害怕和心酸。
就在這時,大地一陣搖動,不遠處傳來‘轟隆隆’的巨響,震得慕泮耳膜生疼。而樹上的白小白直接摔了下來。
“!”
慕泮沒有聽到驚呼聲,而是被眼前所見驚得無法動彈。

snaptime:2020-03-31 20:04:28  .exectime:0.018


内蒙古11选5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