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蠻歌行》全文閱讀

作者:不啼  蠻歌行最新章節  蠻歌行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蠻歌行最新章節第二百三十九章會說話的兔子(17-11-23)      第二百三十八章兩處險境(17-11-23)      第二百三十七章天降神兵(17-11-23)     

第二百二十八章母親


仿佛是一出戲,王宮上空的銀色迷霧中,幺女女子還在苦苦哀求著。
凌心和元柯都在仰頭張望,沒人注意到那個白衣小童,直到元柯的手切切實實感覺到了疼痛。
“嘶!”元柯想要把手從滿是利齒的嘴里抽出來,卻怎么也甩不掉!澳阍诟陕!”
白衣小童緊緊的咬住他的手,死活就是不松口。
凌心被這邊驚動,終于把目光轉了過來。
“停吧!绷栊纳焓帜笞“滓滦⊥南掳,冷冷的說。
元柯捧著手跳到旁邊,警惕的看著這兩個幺女族人,不知道他們又要玩什么花樣。
白衣小童直接被提了起來,這時才看到,他的耳后居然還有腮。
應該是個小孩子了。元柯確認了這個事實。
隨后,白衣小童被甩了出去,直接撞到院墻上,馬上就暈了過去。
“他是凌音派過來監視我的,之前確實是凌音把我救走,她帶著慕橫舟去了棲云泮的那個陣法里,她們想要去湖心島上,讓公子丹復活!绷栊囊豢跉鈱⒃挾颊f了出來,卻沒看一眼元柯,眼睛一直盯著王宮上空。
那邊的聲音已經聽不到了,但是影像的殘影依然還在,看來對他的影響非常巨大。也不知是誰幫了他這一把,會不會是慕泮呢?
雖然是這么想,但也不太能肯定。他記起,在和慕泮從宮中后花園到東門的那段路上,確實聽到過幺女的歌聲,當時他們還在討論,是不是宮中進了幺女一族。
現在看來,這個幺女好像一直在宮中,大概是迫于什么原因,留下的。而且從話里話外的意思上看來,還是凌心的母親?
這就很有意思了。
“告訴我這些,你不就成了叛徒?幺女一族能放過你嗎?”元柯問,但也沒打算能聽到什么實話。
“我本是不該活著的幺女,只是因為母親自愿留在宮中,充當鳴王的寵物,才換得我活命。說是活著,也不過就是幺女的工具,她們根本不當我們是活物,也許比士兵手里的刀劍還不如!绷栊牡恼f出這些話,絲毫沒有傷心的樣子,可能他已經不懂得什么是傷心了。
“那你不還是要殺我?奪寶珠!痹略诤竺婕恿艘痪。
“我確實要寶珠!绷栊陌训谝粋字咬的很重。
元柯也就明白了,原來凌心是想拿寶珠去換母親的自由!澳憧梢愿艺f的,也許……”說到一半他自己也笑了,人家憑什么相信自己啊,根本就是陌生人而已。
“我現在說了,之前……”凌心看了看躺在地上依舊昏迷的白衣小童,“不方便!
“現在也未必方便!痹乱庥兴,不太相信那個幺女小孩子,那么容易就昏過去,就算昏了,現在也未必沒有醒過來。
“無所謂的,這里我打算留給你了,人你來處理!绷栊恼f,“我要去救她,然后遠走他方,不再回幺女一族,也不再理會這里的紛紛擾擾!
“你們怎么能活下去?沒有寶珠的話……”元柯其實很早就想問了。
“作為幺女的后裔,我已經知道該怎么活下去,這你不用擔心!绷栊幕氐。
“你說,你母親作為鳴王的寵物,可是我從沒聽說過!痹乱娝,趕緊將心中疑問說了出來。
“那是很早以前的事情了,我母親去到王宮的時候,你已經離開鳴國了。等你回去的時候,她已經被所有的人遺忘。因為她不能哭出珍珠,所以失去了奇珍異寶的價值,沒人會記得!
“可是,她剛才叫姑姑?”元柯記得凌心也叫凌音姑姑的,這兩個姑姑不會是同一個人吧。
“族中的人都叫凌音姑姑的。她現在是族中最老的前輩了。幺女的年歲,不要用常人的眼光來看,你們看不懂的!绷栊霓D身往王宮走去。
“你等一下!痹掳阉凶,指著他頭上的黑色發帶,“我們換一下發帶!
凌心不解的看向他:“為什么?”
“這個是慕天門的東西,”元柯反手把自己頭上的發帶解下來,“把我的給你,如果在宮中碰到慕天門的弟子,就說是我讓你去的。要是碰到一個叫慕泮的人,直接就說我的名字,讓她幫你好了!边f出發帶的那一刻,他并沒有想太多。
“公子不像是能做出這種事的人!绷栊男α,但是沒有去接發帶。
“那我應該是什么樣的人呢!痹碌氖滞T诳罩,略顯尷尬。
“情報說,元柯是所有王子中,最奸詐、最有戒心、最喜怒無常的人。沒辦法想象你可以幫敵人!绷栊拈_始解自己頭上的發帶。
“喜怒無常我是認的!痹掠X得,今夜真的做了太多有違他平日作風的事情,連他自己也是覺得奇怪。
或許是覺得,過了今夜,所有的一切都會重新來過,之前的種種隱忍和假面具終于可以在這個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里拋開吧。管他呢,反正元柯還是元柯,別人怎么想,關他什么事。
接過發帶,匆匆系上,元柯沒有再多說什么。
“你跟我想的不一樣。祝你好運吧!绷栊倪@回是真的走了。
也不知道能不能趕得及去救他的母親,希望可以吧。
從前,他沒能力,也沒有機會救自己的母親。這次,他希望看到不一樣的結局。
可能是‘母親’這個點觸動到他了吧,自己的、別人的,活著才是好的,活著才是希望。死了,就什么都沒有了。
空氣中似乎非常的潮濕,元柯摸了一把臉,把上面的水珠擦掉,有幾滴滲進了嘴里,又咸又苦澀。
他低頭看了很長時間,考慮該拿這孩子怎么辦才好。如果放任不管的話,或許會成為背后的一柄尖刀。如果除掉的話……今夜死的人已經夠多的了,再殺一個孩子的話,實在是有違做人的標準。
雖然在外人眼里,他,元柯也沒什么準則可言。但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不是,別人怎么看是別人的事情,他還是要做自己才好。
猶豫了一下,從白衣小童身邊走過,不去理會。
陣法很好找,雖然早上的時候,妖獸們還沒有布置好,可是大概的位置,元柯是知道的。
來到湖邊,本是霧氣昭昭的四周,充滿了血腥的味道。
突然,不知道哪里傳來一聲巨大的轟鳴聲,簡直像是幾百的巨雷在地上炸開。
大地在顫抖,居然把元柯掀翻在地。
他最后看了一眼天空,那個金色鑲邊的銀色眼花骷髏,眼睛沖著十里衙的方向,嘴巴張張合合不知道在說著什么。

snaptime:2020-03-31 21:11:31  .exectime:0.018


内蒙古11选5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