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蠻歌行》全文閱讀

作者:不啼  蠻歌行最新章節  蠻歌行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蠻歌行最新章節第二百三十九章會說話的兔子(17-11-23)      第二百三十八章兩處險境(17-11-23)      第二百三十七章天降神兵(17-11-23)     

第二百二十七章呼喚


棲云泮邊上的權貴私宅已經全都空了,只余大門外的紅色燈籠,在偶爾刮來的夜風中左右搖擺。仿佛是一雙雙眼睛,注視著街道上發生的一切。
元柯彎腰僵在原地,無法看到此時幺女凌心的表情。那個假扮白小白的幺女一族,也不知道就是個孩子,還是天生的侏儒。
如果他還是孩子,那心眼兒也太多了點。如果是侏儒……
凌心對自己的策略十分得意,面上還是恭敬的說:“公子,我無意傷你性命,只要給我寶珠,我保證立刻消失!
“你是被你姑姑救走的,還是自己跑的?”元柯問。那個凌音現在到底在哪里?慕橫舟還在她手上嗎?他們已經進入陣法了嗎?
一個問題連著一個問題的從腦子里蹦出來,讓元柯有一瞬間的頭暈。
后腰的疼痛還在繼續,麻木甚至擴散到全身各處。
“讓我吃掉他,寶珠就出來了。干嘛問他要?”坐在地上的白衣小童咧著嘴舔嘴唇,一副餓的不得了的樣子。
“公子,你也看到了,我們這里有個急性子,你要是……”這就是威脅了,凌心雖然語氣恭敬,但是話里話外的意思,卻非常氣人。
白衣小童已經來到元柯面前,從下往上的仰著臉齜牙咧嘴的望著他。
滿臉大片大片的青色鱗片,沒有眼瞼的魚眼瞳孔只有小榛子那么大,他的嘴已經咧到了耳根,一口尖牙亮在外面,厚厚的唇向外翻著。
在小童接近的一瞬間,元柯的手臂開始有了反應,清涼感順著血管向身體的各個角落輸送。而后集中到后腰受傷的位置,也就是瞬間的功夫,他覺得自己已經可以活動了。
僵直的關節開始軟化,緊繃的肌肉也恢復了。
元柯很想立刻站起來,與他們對峙,但他心里明白,那樣做很不明智。
于是,他還是保持著原來的樣子,裝作很痛苦的樣子:“寶珠在我這里沒錯!
“公子,算是想明白了!绷栊暮馨参,覺得自己終于不用再多費口舌了。
只是,一直像是貓盯著魚的白衣小童,顯得很失望,像是錯失了很可口的點心。
“可是,只有慕橫舟才能拿出來,因為寶珠是封印在我身體里的。如果不信,你可以過來自己看!痹抡f的都是實話,所以也不用掩飾什么,說的話也很流利,因為根本不用編造。
凌心沉默了,可能是在考慮他話中的可信度到底有多少,又或者……
無聲是最讓人心煩意亂的,還不如一直巴拉巴拉,起碼他的心不會這樣慌亂。
“他說謊!蹦莻白衣小童說,“他的眼睛一直在轉來轉去,說的肯定不是真話!
倒霉!忘了眼皮子底下還有個奸細。他確實在想事情,不過不是說謊,而是猜測對方的心思。
可是這話能說嗎?真是有苦說不出,F在的小孩子,怎么心眼兒都這么多呢。
難道,今夜他要栽在孩子的手里?白小白是一個,現在這個小童也是一個。
哎!
因為是低著頭,他看到地上有一雙腳停在自己面前:“公子,說的可是真的?”
“如果你見過凌心,你就該知道,我說的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痹孪肓讼,又說,“不然的話,你姑姑為什么非得要帶著我去棲云泮?你沒想過為什么么?”
“姑姑只說,不能相信你說的話,任何都不要相信!绷栊恼J真的說。
原來幺女凌音這么恨他,這就是鐵了心要讓他死啊。
“我沒話說了!
還能說什么呢,元柯現在很懊惱的是,腰間的飛刃已經沒有了,倒是靴子里的匕首倒是可以一用。
但是,他也不能就這么明目張膽的掏匕首吧。
現在,他動也不是,不動也不是。
如果現在他開始反抗,那就坐實了凌音關于他說話不能相信的說法;如果不動的話,他很可能就這樣不明不白的被殺啊,這誰受得了。
“你們在我身上種了什么毒?”元柯決定換個思路來證實自己的話。
“是我牙齒上的毒!卑滓滦⊥ξ闹钢约杭饧獾难。
“幺女一族的男子,在成年之前,牙齒上會分明毒液!绷栊慕忉尩,“普通人會全身麻木,然后肌肉僵直,最終無法呼吸!
結果就是死了唄,還‘無法呼吸’這么文雅。
“如果我有寶珠,是不是就能解毒!痹聠。
“當然!
元柯揉著酸疼的腰,緩緩站直身體,隨后又轉了轉脖子,發出‘咔咔’的聲響。
他把手臂伸出去:“寶珠就在這里,你能感覺到嗎?”
凌心一開始不知道他要做什么,見他伸出手臂,直覺退后了兩步,但聽到他的話以后,才愣了一下,猶豫著向前走去。
凌心的手觸碰到寶珠藏匿的位置的時候,只覺得一股電流從指尖直沖到腦門!按_實!
“你覺得,就算把我吃掉,就算我把這條手臂給你,你能拿到寶珠嗎?”元柯在賭。
凌心會信嗎?還是繼續固執的相信著他的姑姑凌音?就像行歌樓里的那位一樣。對于幺女的思維,元柯真是想的頭都大了,根本沒辦法知道他們下一步會做什么。
攻擊也是那么突然,撤離也是那么突然,友好更是突然。
忽然,就在兩人陷入僵局的時候,王宮上空出現了一層薄薄的銀色霧氣,散發著銀光,在漆黑的夜空中,十分的顯眼。
漸漸的,上面出現了一個女子的臉和上半身,那是典型的幺女面孔。
接著,便有聲音傳來,那聲音好像就在耳邊響起:“你為什么要帶走我的兒子,還給我吧!我留在這里,我可以當鳴王的寵物,但是讓我兒子活著,讓我的凌心活著!姑姑,我求求你!我求求你!”
他們自然是都聽到了的,元柯瞳孔都擴散了:“說的是你?”他轉向凌心問道。
“母親?”凌心仰頭望著王宮上空的女人頭像,嘴里喃喃的說!斑@是你的妖術嗎?”
元柯真的想一頭撞到墻上,明明說話的才是異人,居然說自己有妖術,這是什么世界!
“我都不知道是什么情況,你倒來問我?不信的話,可以繼續啊。我們……”
“我見過母親的,偷偷的!绷栊拿鏌o表情的打斷他的話,“我加入菁蕪也是為了在今夜把她救出來!
哦?原來,這也是一個有故事的人啊。
元柯也仰頭看了看那邊天空,心里有說不出的滋味。

snaptime:2020-03-31 22:11:27  .exectime:0.020


内蒙古11选5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