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話版三國》全文閱讀

作者:墳土荒草  神話版三國最新章節  神話版三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神話版三國最新章節第三千三百一十一章 撤撤撤(19-10-13)      第三千三百一十章 三波匯聚(19-10-13)      番外時光之下(19-10-13)     

第三千三百一十一章 撤撤撤


  勒齊斯坦沙漠這邊,漢室和貴霜行軍的方式都是晝伏夜出,白天行軍也只有太陽剛出來的那段時間,否則的話,就現在的天氣實在是熱的不怎么適合行軍。
  當然再過一段時間這邊的溫度就會又下降的冷的不行了。
  曹彰這邊自然也是如此,每天晝伏夜出,瘋狂行軍,而經過兩日的行軍之后,曹彰在早上的時候突然收到了一個消息。
  “啥?前方有漢軍?”曹彰不由得一愣,“不是吧,我爹不是比我們早走了很久嗎?這么現在才在這里?”
  “未必是司空,按照戰鷹的回復是只有兩萬人左右。”牛金趕緊回答道,曹彰這邊的戰鷹馴養的技術屬于更新一代,故而能搜集到的情報更為準確,當然還是那句話,靠戰鷹是分不清打著漢旗和曹旗,穿著和漢室差不多裝備的貴霜人的。
  “哦,難道會有人掉隊?”曹彰有些不解的說道。
  “大概是有其他的命令吧,畢竟之前您也問過,這次曹公是要踩伏擊圈的,所以可能將軍團分開,進行波次攻擊。”牛金想了想之后解釋道,而曹彰聞言也點了點頭,他想起來巨佬給自己教的東西了,好像和牛金說的完全不同的樣子。
  “啊,我記得我抱巨佬大腿得到的結論是,發現伏擊圈之后,應該大軍直接砸上去。”曹彰想了想說道。
  好吧,這是韓信給曹彰量身定制的戰術,沒辦法,讓曹彰判斷時機,戰術什么的,說不定還會出現問題,還不如簡單粗暴點,換上最好的武器裝備,告知這次士卒他們會遭遇什么,然后老大身先士卒帶頭沖鋒,頂著對方的伏擊,將對方踹爆。
  這種也算是一種出其不意的作戰方式,如果能踹爆的話,會比算計戰機,戰術什么的更為有效果。
  “可全軍壓上的話,萬一被對方一鍋端了呢?”牛金越發的懷疑曹彰到底是在哪里找到的巨佬,這個巨佬有病吧。
  “巨佬說是,如果雙方人數一樣的話,就算是被伏擊了,只要自家不亂,氣勢昂揚,肯定能將對面打穿。”曹彰想了想說道,“而且據說是被伏擊之后,還能保持氣勢昂揚,只要高吼沖鋒,并且在短時間踏上對面的鋒線,對方還會大亂。”
  牛金已經無言以對了,你找的這個巨佬,肯定是想弄死你吧。
  “那萬一人數不一樣多呢?對方比你還多呢?”牛金翻了翻白眼說道,“這種情況下,對方沒教你怎么做嗎?”
  “他說是,一般伏擊的人不會比你人多,如果比你多的話,肯定是一部分伏擊,一部分背刺,這個時候只要逮住將其中一部分打死,之后攜大勝之勢,就能錘爆另一支的狗頭。”曹彰望天思慮了片刻之后開口說道。
  “……”牛金現在已經確定了教曹彰的那個巨佬肯定想弄死曹彰,這種事情有人能做到嗎?可能有,但有人能次次做到嗎?
  “少公子,你確定對方是擊敗諸葛孔明的那位嗎?”牛金猶豫再三之后終于開口詢問道。
  “當然,這個巨佬非常靠譜的,他還教了我很多其他的東西,比方說在行軍作戰的時候,不管是收到友軍,還是敵軍的消息,都要保證自身處于巔峰狀態,然后再去應對,所以休息!”曹彰朗聲說道,牛金直接無言以對。
  因為曹彰按照韓信給他量身定制的兵法,巴拉克等人并沒有按時等到漢軍,第二日如果留在原地反倒容易暴露,于是只能繼續行軍。
  曹彰這時自然也沒有發現對方的身份,依舊按照正常保持體力的方式進行行軍,于是在第二日的夜晚,接近第三日凌晨的時候追上了巴拉克等人,雙方在距離十里的時候,斥候看著火光發現了對面。
  之后雙方都很自然的停滯,巴拉克等人暗地里摩拳擦掌,而曹彰則是按照巨佬的交代,嚴陣以待,派遣一個軍卒前去問話夜間行軍,不管是遇到什么玩意兒,先列陣,之后派人問話。
  在這期間弓弩上弦,刀槍對外,在未真正確定身份之前先按照敵軍對待,一旦有人沖擊軍陣,直接擊殺。
  曹彰這個人沒什么腦子,既然相信巨佬的話,那就按照巨佬的來唄,先派個人問一下。
  于是一個斥候騎馬過去進行了詢問,漢軍這邊的暗號曹彰也不知道,只能隨便問點問題,而古瑪拉作為頂級智者,隨便應對都是沒有問題,至少普通的斥候很難挑出毛病。
  “確定了,斥候說是這些人是司空的殿后軍團,也是最后沖擊伏擊圈的軍團。”牛金聽聞之后安心了很多。
  “哦,那就過去匯合吧,他們是誰的軍團啊。”曹彰又問了一句。
  “是曹真將軍的部下,因為這個軍團突擊能強,在最后時刻能打破防線,給于對手最后一擊,所以將這個軍團押后,而且銳士的缺點您也明白,太脆,所以是最后的賭命作戰。”牛金之前問的相當詳細了,當然古瑪拉的回答也是天衣無縫。
  準確的說,這家伙的回答除非找賈詡這種神人來挑刺,否則很難從言語間辨別這家伙說的謊言是真是假。
  “看來沒啥問題了,話說有沒有見到我兄長,沒想到居然是他的軍團。”曹彰點了點頭,思考了兩下沒發現漏洞,便也沒有什么懷疑,畢竟每一條說的都很有道理。
  “這倒沒有。”牛金回頭問了一下,然后對著曹彰說道。
  “也正常,那家伙總是和司馬仲達攪和在一起,不冒頭也很正常的。”曹彰點了點頭說道,“走了,過去了。”
  曹彰率領著三千混編盾衛超前行軍,距離巴拉克越來越近,自身的直覺莫名的產生了些許的感覺,看著黑暗之中隨風而動的漢字大旗,以及隱約可見的曹氏大旗,不由得有些其他的感覺。
  “怎么了,少公子?”牛金看著突然駐足的曹彰詢問道,這個時候他們距離對方已經不足兩里了,以他們兩人的視力這個時候已經能看看到對面的旗幟和士卒了。
  “不知道啊。”曹彰搖了搖頭,開始回想巨佬給自己教的東西,“我記得巨佬給我說過,遇到這種情況該怎么應對。”
  “哈?”牛金默默地抹了一把冷汗,這巨佬絕對有病吧。
  凡黑夜作戰,霧氣之中作戰,一旦無法看清對方,又無可靠驗證方式,有心血來潮之感,等進入弓箭射程之中,用精銳弓箭手射殺對方腳下,若對方為友軍,必然是盾牌向外后退戒備,并且有人大聲問詢,但若是敵人,瞬息箭雨就會進行覆蓋。
  “重弩兵,上弩矢目標對方的腳下。”曹彰小心的命令自家身后的精銳護衛,這些士卒使用的都是弩機,但弩矢有限,輕易不能使用,但當前這種隱約的感覺,讓曹彰決定驗證一番。
  “嘭!”曹彰在牛金惶恐的眼神之中射殺出來了五十多根帶著尖嘯的箭矢,而隨著箭矢飆出,對面密密麻麻的箭雨也射殺了出來。
  “撤退,對面是敵軍!”曹彰橫起大盾,然后大聲的下令道,這一瞬間他終于確定了對面絕對是敵軍。
  “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暴露了?”古瑪拉一頭的霧水,之前自己不是演的好好地,對方不是都快來了嗎?
  “不知道,但是對方突然朝著我軍放箭了,而且士卒早有準備,當即進行了反擊。”巴拉克大聲的回答道。
  “北貴的雜魚,還想騙小爺我!”曹彰中氣十足的怒吼道,他現在可以保證對面肯定是敵人,在對方反擊之后,曹彰終于明白自己為什么看著那桿大旗怪怪的,炎漢的大旗,怎么說呢,他爹才不會打這個,這玩意只有劉備才會用
  他們曹氏就算是打漢旗也是打玄色的漢旗,對面打的炎漢的旗幟,那只有華雄幾個人才會打。
  “放箭,往回撤!”曹彰橫舉大盾跑到比兔子還快,他這邊的三種混編盾衛,有一種是全防御盾衛,重甲加大盾的那種,靠著這種士卒,硬頂過第一波箭雨,然后曹彰率領著盾衛一邊用弩機反擊,一邊迅速撤退,“給你們送給禮物,放箭!”
  一千發小型弩機的帶著崩裂的弓弦聲,以及空氣被撕裂的尖嘯聲朝著貴霜的士卒射殺了過去。
  這是朱新開發的版本,兼顧中遠程的弩機,雖說每人只能帶二十發弩矢,三人為一小隊,但殺傷力之強,無防御天賦的雙天賦,都是一發擊斃的命,畢竟這是一百多斤的弩機,而不是單發重弩。
  “撤撤撤,不要戀戰,弩機反擊就是了!”曹彰大聲的下令道,這可是北貴的兩萬多人,真拼命,自家這次八成得涼了,“放曳光箭和響箭,不管有沒有人,先放了再說,撤退!”
  “追!”巴拉克根本沒有看清楚漢室的動作,迎面就過來了一波弩矢,也虧他麾下的皆是禁衛步兵,可就算是禁衛步兵在這個距離被弩機打中,也會要命的!
  

snaptime:2019-10-13 21:49:08  .exectime:0.331


内蒙古11选5开奖号码